今年的跨年,可以说是过的「毫无波澜」也不为过。甚至连跨年的朋友圈也懒得发,可是看到少数派的征文,还是心动了。往年每每在征文公告发出来的时候都会去想,到底该选哪个赛道呢?想来想去,最后也会因为年底的忙碌和过年的吵闹(当然最主要是因为自己的拖延)而错过征文的截稿日期。

今年的征稿不太一样,没有了赛道的规则,那么我也写一些不一样的。一直以来,在少数派分享的都是关于城市、生活方式之类的内容,这次,就分享一下 2022 年我生活中的三个截面,算是以这样的方式正式告别过去的一年,迎接新年吧。

2022 年,对于许多人来说也许都是很特殊的一年,这一年我们经历了封控也终于迎来了疫情的尾声。而这一年对我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Part 1. 封冻的大海和斧头

这是我见过的最接近冰封大海的样子了,摄于冰岛, 2018年

这一段的小标题来自于村上春树「无比芜杂的心绪」杂文集里面一篇极短的文章,是一次他为颁奖典礼准备的获奖感言。出处大约来自于弗朗茨卡夫卡给朋友写的一封信:

”我想,我们应该只读那些咬伤我们、刺痛我们的书。所谓书,必须是砍向我们内心冰封的大海的斧头。“

2022 年九月份搬入新家之后,拥有了一整面墙大书柜的书房区域,为了减少随时取书的苦难,甚至连书柜的门都没有装。现在特别惬意的时光就是周末的早上做好咖啡能够随手拿一本书翻几页。某天,在翻到这本书的时候,我脑海中忽然想到了另外的话题,关于「内心冰封的大海」,关于「斧头」,但不关于「书」。

回顾 2022 年一整年,一月份无疑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月份。等待了两年的期房,终于到了收房的环节。虽然我们一直在说「延迟满足」能够带来更大的快感,但是相信我,在买房子这件事上,绝对不是这样。从一片遮着绿布的荒地,到挖地基再到起高楼,每一个环节都可能出现意想不到的幺蛾子,例如规划的变动、交付标准的妥协、因为疫情的延期交付等等。不过所幸,这一切都在一月份有了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当然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二月初过完春节之后,就开始了长路漫漫的装修之路。因为没有找设计师,所以,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去选、自己找施工队、自己采购的。这其中面临着无数个选择,这对于我这个稍微有一点点选择苦难症的人来说简直是堪比做奥数题了。之前看过 B 站一期「探房」视频里面有一个业主说过一句话让我深有感触:

再好的设计师也不是你自己。

自己才是最懂自己需求的人,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在装修的这几个月里,我陷入最大的困境就是:我好像不太懂我自己。我到底喜欢什么样的设计风格,家里的动线怎么设计才最符合我的习惯,我需要一个多大的沙发,我需要一张多软的床。回答这些问题对我来说变成了一件史无前例的大难题。

原来最大的问题是:我在这些年向前奔跑的时候太关注于目标的达成,而忽略了自己。忽略了自己内心和身体上对于生存环境的需求,而过多的关注外界以及外界对于我的看法。

「装修」这件事,在 2022 年对我来说就是砍向我内心冰封大海的斧头。藉由这个历时几个月的项目,我对于自己有了更多更深入的认识与了解。这种向内探索的过程,是痛苦的,而过程中也会犯很多的错误。但是没关系,只要迈出这一步,再大的错误都是可以弥补的。

Part 2. 关于「钱德勒的工作究竟是什么」的问题

老友记粉应该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剧情了

看过老友记的朋友都知道,「钱德勒的工作」对于其他五个人来说,一直是一个谜,甚至成为了一个梗。罗斯是一个古生物学教授,莫妮卡是餐厅大厨,瑞秋在时尚界,菲比是一名按摩师,乔伊是一个演员,剧中多多少少都会涉及到他们工作内容的部分,而他们与工作相关的个性也多多少少会在日常生活中体现。而钱德勒的工作,似乎很难很清晰的概括,在他决定转行后去广告业之前,似乎没有人特别了解他具体的工作内容。

而我的工作,似乎也是这样。

和医生、律师、老师这些传统职业不太一样,我通常很难用一个词或者一个职业身份去概括我的工作。如果从学科的角度来讲的话,引用维基百科的一段话:

工业工程(Industrial Engineering)、运筹学(Operations Research)和系统工程(Systems Engineering)是研究如何分析复杂系统并建立抽象模型从而改进系统的学科。与传统工程学及数理学科不同,这一领域的重点在于研究决策者(人)在复杂系统中的作用。

为什么在我的年度回顾中提到「工作」这件事呢,因为很幸运的是,我今年在搬家的同时,也换了一份工作。可以说从今年的某个时间点起,我以一个兴奋的新鲜的相对全新的状态进入到了一段新生活之中。这给了我一种新奇的、一种长久以来未曾有过的那种有点紧张又带着期待的体验。

我想,在工作这件事情上,我多多少少是有点幸运的。能够在刚刚毕业刚进入社会的时候进入一家很好的公司,而这家公司又给予了我很大的自我成长和探索的空间,能够让我在毕业的迷茫中逐渐找寻到自己想做的事情。2022 年是我在这家公司的第五个年头,以现在大家频繁跳槽的频率来看,五年已经是很长一段工作经历了,我也庆幸自己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

2022 年三月份的时候,也算是在工作上完成了一件里程碑的事情,那就是完成了我「蓄谋已久」的一个专业方向的考试。拿到考试通过的消息,静静等待证书跨越大洋而来的心情永远是最让人精神振奋的。九月份的时候,接了一个工作 offer,我想,应该是和我这一份五年的经历说再见的时候了。这一切都像梦一样不真实,大概我们永远都会是那种「在还拥有的时候使劲抱怨,失去的时候又开始珍惜」的拧巴人吧。但我也知道,人总是要往前走,和一段一段经历告别,再和更美好的相遇,谁知道呢,或许有天甚至会重逢。

Part 3. 拥有健康的体魄是一件挺不赖的事情

划船机真的是我搬家的最大件物品了

这当然不是疫情当下感悟的陈词滥调。「健身」是我早在 2012 年就开始拥有的习惯,中间也断过几次。这么说来,2022 是我健身的第十个年头。这十年中,我本身对于健身也有很多心态上变化。刚开始,和所有人一样自然是为了拥有更加好看更加挺拔的身材啊,穿衣服就像特工一样有型啊。那个时候的热情可谓空前高涨,每天学习很多健身的知识,每周四次以上的去健身房。可是我们也都知道,这不会持久,身体会疲惫不堪。后来,也可能是年龄的增长,让我开始认识到健身之于我的真正意义,那就是让我快乐,让我在短暂的一两个小时内不需要看手机电脑、不需要想工作中的烦心事,能够专注于肌肉的重复之后留下的汗水。

其实在 2022 年的上半年,我还是很为自己骄傲的坚持了每周 2-3 次健身房。这对于我来说绝对算是一种很高频率的奢侈了,有一段时间甚至每个周末还能去做一次以前几乎不做的有氧运动。这一年,也对于自己的弱项进行了加强训练,达到了每周一次的训练频率。

这样的频率我只坚持到了九月份。

九月份开始之后,工作变动带来的通勤时间加长极大的压缩了我的下班后时间。而之后,又是肆虐的疫情让我一直居家办公。按理说,居家办公之后就没有了通勤时间啊,那么我的健身频率是不是有增加呢?答案是否定的。我想这个「命题」的解答大概在于家里有太多让我比健身更快乐的活动,而在健身房,健身就是最快乐的事。

好在居家办公的时间足够长,让我探索出了一套居家适合的健身方式,这其中涉及到划船机、壶铃还有自己的身体自重。我也把我的健身时间做了相应的调整,渐渐的我发现早上空腹健身之后洗澡吃饭更加有助于上午工作的精力集中。而受限于家里器材的限制,我的健身项目也只能够做一些维持自己基本体能的项目上,或者是一些更多的使自己能够「内观」的项目,例如早晨迎着太阳将升未升时的瑜伽,实在是以前完全不会想到的神奇体验。

最近少数派也有一篇文章「什么都可以以后再说,为什么体检不可以」,体检也是我自工作以来一直坚持每年去做的一个项目。2022 年8月份去做了一个体检,各项指标所幸也都还正常,算是疫情大背景下一个令人欣慰的消息。

哦对了,「滴!~」没阳打卡。

The End. 去想想风吧

凉爽又温暖的风和浪,摄于巴塞罗那,2018年

还有很多没有说的。

但我想,没说的就止于此吧,因为 2023 即将迎接我们的,一定会是更加精彩的一年,我也一定会伸出更多的触角去探索因为三年疫情而停滞的世界。那么,也许第一步,是先去更新一下我过期的护照吧。

去想想风,再去看看海。

你好,2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