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在经历了成都连续的半个月高温居家办公,以及两周的疫情封控后,我思考了一下关于城市生活与孤独的关系,以及如何排解孤独,理解孤独。在这一个多月中,我一直是一个人在屋子里,未曾踏出家一步。我不是一个爱做饭柴米油盐的人,就这样,在家中面对着日复一日的琐事,面对没有人可以说话的孤独,面对着工作、生活的焦虑。在与安静和极度的自由的碰撞里,除了偶尔的空虚与崩溃以外,我想分享一下我如何逐渐的找回自己的生活节奏,并喜欢上一个人安排自己的方方面面。

孤独是什么

如果我们所期待的人际关系数量和质量与我们当前实际情形存在较大差距,就会产生令人不悦的厌烦、悲伤和绝望的孤独体验(de Jong Gierveld et al.,2006)。

孤独有两种:

其一是社会隔离,指缺少朋友和熟人的社交。

你或许也有这样的感受,常常用「社恐」来武装自己,鲜少与人交流。那怕是点个外卖、出门买个东西都是能不交流就不交流。性格内向的人更喜欢和自己交流,陶醉在自己所热爱的精神世界之中。在周末和假期,相比和朋友出去游玩他们更倾向于选择在家中折腾自己的爱好,渐渐的在和陌生人交往时变的畏惧,不知所措。久而久之,除了身边寥寥无几的挚友以外,几乎没有任何的交流,孤独感进一步加深。

其二是情感隔离,指缺少亲密而深厚的情感关系。

人生活在社会中,总是会渴望着被他人理解的。有的人虽然辗转于各种聚会,时时刻刻都沉浸在热闹场合之中,但是浮于表面的热闹并不总是意味着有人真正了解自己。可能你真正渴望的目标无人诉说,心中的艰苦无人知晓。理解就像是人生的底色,我们渴望着,但却不可能有人能完全理解自己。

孤独的危害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长期保持孤独是有一定危害的。

在生理上,长期孤独的人血压更高,更容易发生应激反应。在晚上的时候孤独也会让人辗转反侧,不仅睡眠质量下降,免疫力也会随之一起走下坡路。

在生活中,孤独有时候也会带来不少的麻烦,比如因为一个人久了,生活也不再去保持活力,家里垃圾很久不扔也没事,放着的衣服可以不去整理,长期摆烂也没有别人关心。

长期孤独,在社交中也会产生一些障碍。因为很久不和人说话,逐渐人也会变得不那么会「说话」。想表达自己的情绪,却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和人倾诉过了,自然也不需要表达了。相应的,别人无法了解你,你也逐渐的在「察觉别人话语」的能力上逐渐迟钝。久而久之,思考方式逐渐习惯了一个人,很容易做出招人厌的事情。

测试你有多孤独

当然,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的「孤独」往往只是找不到人一起出去玩。想要明确自己的孤独水平,不妨跟着这篇文章来做个小测试。首先,我想邀请你回答这几个问题,你可以用 1-4 来表示它的程度:

你是否觉得你有很多朋友?

当你求助时能很快找到求助对象?

身边的人接纳你的兴趣爱好和观点吗?

你觉得于他人的关系有意义吗?

你觉得有人理解你吗?

你觉得身边的人愿意与你同行吗?

当你需要时你是否能找到同伴?

你是否愿意亲近你周围的人?

幸苦作答之后,把刚刚的数字先加起来。如果得分在 15-17,那说明你和大家的平均孤独水平一致;如果你的得分小于 12,那你可能比大部分人更加孤独;反之,大于 20 说明你比大部分人孤独感更弱。

小知识:年轻男性比女性要更加孤独一点。

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孤独

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美丽新世界》中,有这么一段话:

城市生活是匿名性的,也是抽象的。人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不是基于完整的人格,而是经济功能的体现,当他们不工作时,就只是不负责任的贪图享乐的人。过着这样的生活,个体会感觉到孤单和无足轻重。他们的存在失去了任何意义。

现代社会的高度发展与分工抹杀了我们作为人的本性,发挥我们自由创造力的本性。高度分化的劳动让人的精神和肉体收到双重损害。在大都市中,大部分职员不被视为一个独立的个体,而是巨大的城市生产力发动机的一颗螺丝钉。

城市生活主要特征之一是高度的社会化与分工带来的高生产力。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描述这种状态的社会分工带来了劳动的异化。异化中的人们厌恶每天占据几乎全部时间的工作,也大都疏远了和同事朋友之间的关系。下班后的人们几乎从源源不断的异化中解放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寻求算法提供的快消娱乐来缓解压力。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真的还有时间思考如何去理解他人吗?

另一个原因是大学毕业后朋友数量减少是一种客观趋势。成年后人们更倾向于同几个更亲密的朋友来往,不少人也有自己的伴侣。相较于读书时,我们的社交就从广泛的交友变成了维系少数亲密朋友的关系。

我们该如何面对孤独

到这里,其实我多年来一直过着不爱热闹的生活,获取由我来提供建议显得又些牵强。但在长期的封控中,下面的方式成功的帮助我过的不再那么觉得「难受」,相反朋友都说我生活逐渐充实起来。我想在这里分享一下我是怎么去面对「孤独」的。

需要社交就去社交

作为一个内向的人,我一直都不爱社交。过去的我也觉得很多社交是无意义的,我自己可以把喜欢的事情做好,满足自己就足够了。经过这次的封控我才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必要的。

《被讨厌的勇气》一书中提到过:一切的烦恼都来自于人际关系,孤独也属于人际关系的烦恼之一。生于社会,我们用外界来定义我们自己,同时我们也在定义着外界。与我们相似的个体之间产生的联系可以帮助我们对抗孤独。总之,多去寻找相似的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维持让我们产生归属感,找到生活的意义。就像这篇文章,我在和你(读者)沟通,这是一种有意义的连接。

尝试去创造与分享

自己一人享受幸福的人,不可能比为他人带来幸福的人更快乐。也许我们大部分人做不了大事,也没有条件和觉悟去牺牲,那就创造一些小东西。一个人玩游戏没有和朋友一起玩有趣。如果你喜欢音乐,局限于听歌肯定没有学习一种乐器,去演奏,去发视频来的快乐。就像我在这里写着这一篇文章,当作者总会比当读者更快乐。

很久之前看到过一句话印象深刻:「当你停止创造,你的才能就不再重要,剩下的只有品位,品位会排斥其他人,让你变得狭隘,所以,要创造。」

成为创作者我们可以通过自己喜欢的事情在庞大的社会中找到同类。至少在我们的爱好上,我们已经消灭了情感隔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理解。

爱好是陪伴自己最久的伙伴

爱好于我的意义很广泛,甚至可以上升到谈人生哲学的高度。但在这里我主要想叙述爱好于孤独之间的关系。爱好是我们对抗孤独的有意义的方式,是我们的游乐场,是我们真正实现自己人生目标和意义的东西。为什么这么说,现代生活的异化已经让人类同源源不断的生产活动中发生异化,原本应当从劳动中获取自我实现与社会的归属感,现在劳动却变成了我们的敌人。这一点马克思已经告诉我们了:

劳动的异己性完全表现在:只要肉体的强制或其他强制一停止,人们就会像逃避瘟疫那样逃避劳动。外在的劳动,人在其中使自己外化的劳动,是一种自我牺牲、自我折磨的劳动。

所以,爱好是我们消除平时工作中异化的强大手段,是让我们活出人的类特征的重要劳动活动。我想说的是,不要放弃你坚持的那些长辈所谓的「不务正业」。我们所追求的文化、艺术,正是体现人性的东西。而当一颗「螺丝钉」正如其名,是违背人追求自由的本性的。

爱好可以帮助我们沉迷于手中的事情,从时间上忘掉孤独的存在。正如消除内耗的最佳方式就是让自己忙起来。其本质是爱好给予我们源源不断的精神力量。为了自己的喜爱我们可以忍受孤独,可以坚持下去,可以获得巨大的自我认同,不是社会赋予我们的价值,是我们自己赋予自己的价值。

不要因为孤独就去恋爱

人是厌恶孤独的,因为空虚和内耗会疯狂的像一个怪物一样撕裂我们。人会陷入抑郁,会在娱乐里放纵,会睡大觉。但是一旦我们停下手中的事情,便会感受到那个庞大的存在。孤独正是让我们沉迷于去寻找一个伴侣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相应的,人与人之间的思维冲突依旧是更难解决的难题。把一个人的生活过的很棒并不简单,但能够处理好两个人的关系更加困难。你需要付出的不仅仅是时间和精力,面对期待的落空,近距离相处三观的冲突,这些问题需要被谨慎考虑再做决策。为了排解一时的冲动带来的后果可能是一地鸡毛。

在这里我只想强调一点,不要因为孤独就去寻找伴侣。匆忙找寻另一个人只能解决社会隔离孤独,而真正的理解在没有相互长期的了解与磨合的情况下,是没有办法得到的。我们选择和他人在一起是为了我们的幸福,选择单身也是为了幸福,另一个人的加入只要没有让你的生活更加宜人,那大可不必。轻易的选的新的关系可能会损害自己的感受,损害自己的生活。因为它们很重要,所以宁缺毋滥。

正视孤独,和孤独相处

孤独是我们人生中无法回避的底色和背景,人生下来就在和孤独对抗。试图摆脱孤独的任何可能都会被「打回原形」。与社会的联系像交错的道路,但总有道路所到不了的角落。与其研究如何逃避,如何解决它,不如坐下来和自己聊聊天,好好看看一直陪伴着你的「孤独」,去试着和它好好相处。

孤独并不可怕,孤独也是可以被我们主观选择的一种状态。孤独会赐予我们清醒的头脑,帮助我们投入到我们热爱的事物当中。泡一壶茶,冲一杯咖啡,坐在阳台看一本书,练习一首乐曲,写完一篇文章。在孤独中我们心无旁骛,我们直直的想着我们喜爱的目标去,在不断的心流中,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呢?

总结

很难说在现在的环境中谁可以逃脱的了孤独。虽然我写下这篇文章,但是时常还是会被那种席卷而来的无意义感折磨。虽然不一定能给到专家式的帮助,不过我还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想法与经验分享出来。如果你和我一样在外独居生活与工作,不妨和我一样试一试培养自己的爱好,精进它,分享它给你带来快乐的过程。当你的输出把和你相似的人聚集在一起时,名为「孤独」的影子就会暂时被光芒驱散。但是也别忘了,当没有人时,那个影子也是陪伴我们时间最长久的人。好好和它做朋友,孤独时也请享受它为我们带来的礼物,享受那一份专注,惬意。你不把它视作敌人,它就会变成你的好朋友。

参考

马克思.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人民出版社. 1844.

陆小伟. 城市生活方式的主要特征和功能. 文化社会学: 122.

罗兰·米勒. 亲密关系. 人民邮电出版社.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