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的时候被隔离,到了五一终于可以出去,但为了避免麻烦,选择了一个不出市的地方,也就是清明的起源地——介休。虽然五一去清明起源地很奇怪,但看完《航拍中国》,实在是对云峰寺满怀向往。

张壁古堡

满怀期待的,4 月 30 日起了个大早,吃早餐的时候撸了撸店里的小猫咪,上午十点绿皮火车就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介休。对于从未发生过疫情的城市来说,介休处于一种外紧内松的状态,出站的时候比较麻烦,但到了市里,就会感觉到气氛瞬间轻松了起来,不再有各种关卡,也不再查验两码,竟然有点不习惯。

而后,经历了疯狂追公交的戏剧场景后,我终于在中午 12 点准时踏进了张壁古堡景区的大门。当我进入景区的时候其实是有点懵的,因为按照原计划是先看到古照壁和七星槐,然后遇到堡墙,最后到南门,进入南门后先看关帝庙,但万万没想到一进景区就是南门,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堡墙,原来就是南门旁边一段平平无奇的夯土层,而且关帝庙在南门外正对面,不在南门内,遂决定先入关帝庙。

张壁古堡虽然源自隋唐,但堡内其实大部分是明清建筑,关帝庙自不例外,庙内有正殿一间,偏殿两间,正殿内一尊关羽像,左边是扶刀站立的周仓,右边是抱印的关平,殿内的光线较暗,而塑像又比较逼真,再加上游人稀少,盯久了还有点毛毛的感觉。相比于正殿,偏殿的光线要好很多,四墙的壁画栩栩如生,大量的田间劳动者和乘云的仙人,也许是所供奉之人的故事吧。从正殿往出走的时候偶然往头上望了一眼,结果发现头上的横梁上写了很多字,虽然没有辨认出来,但有种发现惊喜的感觉。

关帝庙

关帝庙的东院是三眼窑洞,著名的泥包铁神像就在中间的窑洞里,隔着玻璃,我们可以看到神像外面皲裂的泥土和残留的彩绘,从盘坐的大腿处还能看到里面的铁胎,资料中对这尊神像的描述是“服饰容貌似佛似道又似儒”,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服饰确实和平时见到的其它塑像有很大不同。更有意思的是,当我在神像前专心观察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叽叽喳喳的叫声,转身后惊讶的发现窑洞顶上竟然住了一窝小燕子,顿时想到,有这一窝燕子陪伴,不知道这历尽千百年沧桑的神像还有没有那么孤独。

出窑洞右转上台阶,就可以到南门上面的堡墙上,古堡的大部分宗教建筑实际上都在南北堡门上面,在南堡门上面的是魁星楼、西方圣境殿和可罕庙。魁星楼是一座二层小楼,以此命名的楼阁在很多地方都能见到,主要是祈求功名用的。张壁古堡的魁星楼不大,但是外形很有趣,底下是四方的砖墙,中间是两层挑角的阁楼,顶上是葫芦形宝刹,乍一想八竿子打不着,看起来却很好看。小楼一层供奉魁星,二层供奉文曲星,最难得的是,二层竟然是开放的,但空间比较小,需要弯腰才能从楼梯上去,而且踩上去有吱呀的声音,要小心行走。

魁星楼

从魁星楼回转,南门正上方是西方圣境殿,这一处建筑做攻略的时候并没注意到,但实际观看的时候比较震撼,殿内四墙是密密麻麻的罗汉和菩萨浮雕,正中端坐一尊如来,非常有视觉冲击力。殿前有个琉璃古灯杆,很是漂亮,这里也是古堡的最美观景点之一。圣境殿再往前是古校军场,有很多我们在影视剧中看到的古代军事设施,但不知道是真的古代遗留还是现代仿造,同时在这里又发现了石猴,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别含义。

琉璃古灯杆

从古校军场折返回到魁星楼,下台阶后即是可罕王祠。可罕王祠本身是明清建筑,但它对面的古戏台却是元代建筑,而且可罕王祠供奉何人其实并没有定论,而此处景点的介绍明显指向唐太宗李世民,这点要注意。另外,可罕王祠正殿塑像背后有两幅壁画,右边是一只蓝孔雀,左边则是一只人面凤凰,真的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可惜没人解释。王祠是古堡的最高点,三面都有超出堡墙的部分,同时有很多垛口,军事风格非常浓郁,然而从靠近城内的一处垛口向下望去,下面的民居正在翻修,那崭新的木头和灰砖,但却复古的建筑风格,会让人不经怀疑这座古堡中的古建筑究竟还剩多少。

古堡最为出名的是地道,地道的入口也在可罕王祠院内,由于疫情游客非常少,但我下地道的时候旁边正好有一家人,估计是本地人或者来过不止一次,得知我一个人来游玩后,提醒我说下去之后手机没有信号,一定不要乱跑,跟着指示牌走。我嘴上感谢,心里却不以为意,心想就凭我的方向感和空间想象力,等会儿拍张地道地图,辨识方向还不是手到擒来,下去后一定要都走一遍。没想到下去后走了一会儿真的就迷失了方向,幸亏还没有走进岔道,要不然就真的出不来了。地道里有点阴凉,再加上只有我一人行走,心里是有点害怕的,心里想着我要是真的迷失在里面了要多久才能有人发现,而且这时候孤独感特别严重,心里又想着要是有个一起出来玩的人就好了。

地道内景

辨认不清方向后,我也就直接放弃了挣扎,安安静静跟随指示牌前行,地道内几乎可以直立通行,所以走起来也不算费劲,沿路看到了马槽、指挥所、伏击窑、士兵窑、水井、俘虏洞等各种各样的军事设施,因为之前去过地道战时期挖的那种地道,所以一开始其实还不以为意,但等到见到的设施种类越来越多,通道越来越复杂,并且空气流通丝毫不成问题,我才意识到了此处地道的高明之处,心里开始对千年前的古人升起敬佩之心。沿着指示牌一直走到将军窑附近的时候,会有一个临时的出口,可以从这里看到古堡四周的一条沟,而最终的出口是古堡的另一条沟,所以在这里全程可以感受张壁古堡作为一座军事堡垒的魅力。另外,资料中说古堡的地道分高中低三层,要想出入这3层地道,就必须经过一处特定的交叉口才可到达另一层地道,我在地道中走了许久,感觉自己一直在第一层,不知下面两层是否未开放。

出地道后,跟着出口附近的“前往下一个景点”的指示牌,登上台阶,穿过一座座院落,就可以回到古堡的主干道,途中会经过一处布满爬山虎的墙壁,盈盈绿意为一直以来满眼的土灰色增添了一点乐趣,之后还会经过有名的龙鹤福,不过如果不看介绍,这里就是很普通的一处墙壁。

回到主干道后继续向前走,不久就到了槐抱柳,树前的石碑上写着“国槐,树龄1000年”,给人的震撼非常大,书上挂满了祈福的红条,配合春天那满树的新芽,给古树增添了很多色彩,这时候回想起《家族的形式》里面大介假期骑行到山里的时候,学着老年人怀抱古树感受宁静,于是也有股抱一下古树的冲动,可惜周围有人,自己又不够社牛,最终没付诸行动。

槐抱柳

槐抱柳的旁边是兴隆寺,这是一个之前查资料的时候没有注意过的地方,入门是一个悬空的弥勒,两侧有四大天王。这时候想起之前曾经看到过,中国的寺庙一般从前往后几种不同类型的建筑依次排列,最开始是山门和天王殿,山门里是哼哈二将,天王殿里是四大天王,给人一个下马威,顺利的过了天王殿,一般就是供奉殿,正面的大雄宝殿里面是佛祖如来和十八罗汉等,两侧的偏殿和厢房可能会有弥勒、观音、药师等,再往后则是修行类建筑,是寺众起居的地方,比如禅堂、念佛堂,如果后面还有建筑,则一般是藏经阁。兴隆寺的布局也基本是这个样子,只是由于地方比较小,所有建筑并不是在一条中轴线上,而且只有天王殿、供奉殿和修行类建筑三类,但还是令人大开眼界,主要是现实和刚学到的东西能对应起来,就感到非常开心,所以就不禁想,旅行其实也会受到自身知识储备的影响,自己知道的越多,就能从所游览的地方看到更多的东西, 而不是匆匆一瞥而过,只留下打卡的身影。兴隆寺正殿的院子里还有四个形态各异的小沙弥,非常可爱,忍不住留了个影。

兴隆寺的小沙弥

从兴隆寺出来走上主干道,一眼就可以看到北门顶上的真武殿,实际上,空王行祠、真武殿和三大士殿是排列在一起的三座建筑,从右侧拾台阶而上,首先看到的就是空王行祠。空王行祠的琉璃屋顶和门前两侧的孔雀蓝琉璃碑在来之前就充满了期待,屋顶果然很漂亮,但琉璃碑的蓝却不是我想象中那种晶莹剔透的蓝,略有失望。位居正中的真武殿据说是为了留锁风水,保佑堡中百姓安康、风调雨顺,但我注意到的只有门口台阶前的抱鼓小狮,真武殿前是另一处最佳观景点,从近处开满粉色花朵的古树,到不远处苍翠的槐抱柳,再到远方天际线的绵山,构成了一幅层次分明的风景画。真武殿再往前是三大士殿,殿中供奉文殊、普贤、观音三位菩萨,这里的壁画据称很有名,可惜我进去的时候四面墙壁均被黄色丝绸遮盖,什么都看不到。从三大士殿折返,经过真武殿和空王行祠,往旁边稍撇一眼可以看到一座小庙,正是吕祖祠,吕祖祠门口有一座袖珍小楼,叫做祈雨楼。这座3米左右的小楼有三层,卯榫结构,雕刻非常精细,上面的小兽栩栩如生,谁能想到,这座角落里的小楼是宋金时期的文物,其历史其实要比周围几座明清殿宇要早几百年。

真武殿

吕祖阁旁边有一段小台阶,下去后就是二郎庙的院子里,这里已经有些游人在歇息,因为正殿封闭没开,我在院子里看了看这里的古戏台随即离开。从二郎庙出去就能看到古堡的北门,询问了一下工作人员,得知无法从北门外的道路离开,只能原路返回,于是从龙尾到龙头重新完整走了一次,这时候才发现一路上果然全是因军事需要修建的丁字路口,又一个被忽略的有意思的设计。

北堡门和僧人

出景区后已经大概14:30了,为了全心中的念想,专门去找了一下古照壁和七星槐,然而没有找到,本应所在之处一片破败,只好无奈返程。

介休城区

回到介休后先在酒店办了入住,稍休息了一会儿,又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打算出去逛一逛,感受一下介休城的烟火气,于是在地图上规划了一条简单的步行路线。一切的开始总是有趣的,我哼着小调,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了附近的街巷,此时我惊讶的发现,我走的这条街竟然是从高到底不断往下的,开心的不得了,而且不一会儿我就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景象,同一个路口的东西两边,就好像是一天的不同时刻一样,然后在另一处,又发现马路两边的两栋建筑好像两个不同的时代,果然非常有趣。

当然,这一路上还发现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物,天桥、十字路口、路边的公交,无一不透露这一种特别的美感,也许,发现这些东西也是旅行的快乐之一。

走过上面图片里的奇怪十字路口后,你会误打误撞进入介休城里的古迹之路,一路上从后土庙、老爷庙、城隍庙,一直到终点压轴的袄神楼,每个地方都风采各异,其中给人映像最深的是后土庙和城隍庙那漂亮的屋顶和令人叹为观止的袄神楼的复杂结构。

走到袄神楼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了那么远,身体的疲劳就像慢了一拍似的才反应了过来,于是急匆匆的去赶最后一班公交回去,正是上面图中那种可爱的小公交。晚上和介休的朋友吃了顿饭,早早回去休息等待第二天的旅程。

绵山

早上6:48退房出酒店门口,正好遇上首班公交,开心的不得了,7:37到达景区,7:52景区大巴发车,8:20的时候到了最后一站水涛沟,比预想的要早了很多,来之前总担心一天没法走完绵山景区,现在安心不少。

水涛沟的对外介绍里将这里的景观描述为“十里画廊,叠瀑大观。一条湍流不息的十里水系,大小瀑布近百处,一层层重叠而下,仿佛将光鲜的银丝绸缎不停抖动,形成层层叠叠的瀑布波段。但我其实并没有信,因为景区的夸大宣传简直再寻常不过了,没想到到了现场后发现这段描述竟然是写实,整条水系在平缓处清澈见底,潺潺流动,遇到落差则呈现出奔放的一面,流速瞬间变快,争着抢着往下跳去,然后在岩石上击打出一阵阵水花,水的颜色也变成了乳白,白的透亮,你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就会浮现出“甘甜清冽”这个词来,忍不住想去喝一口。

水涛沟的瀑布

水涛沟的小瀑布有趣之处还在于每一处由于落差不同,水花碰撞的石头形状不同,导致瀑布呈现各种各异的姿态,一路往上,欣赏这种万千的姿态也是一件乐事。另外,十里水系湍流不息的含义还在于从起点到终点,你眼中的瀑布永远不会消失,短则两三米,长则数十米,总会看到下一处瀑布,当然,溪水流动的声音和瀑布水花飞溅的声音也就会时时萦绕在你的耳朵里。

大家说从水涛沟入口走到终点水帘洞来回约3小时,因此原计划打算只走到五龙瀑就返回,但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五龙瀑由于山洪堵塞断流,景区工作人员正在清理,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于是心一狠走到了终点的水帘洞,水帘洞的瀑布并没有想象中大,但水流很急,我又没有当年孙大圣的勇气,因此没能进入瀑布后面的洞内,只好遗憾而去。返程的速度要快一点,只花了半个小时,10点就回到了出口,比半路返回的计划还提前了半小时。

从下车的地方买票乘缆车上了介公岭,这段路线很有意思,从缆车起点只能看到一对柱子和一个小山尖,你心里会不禁疑惑就这么点距离还需要坐缆车吗,但当翻过那个小山尖,眼前就是从远到近密密麻麻的吊箱,视野从极小到极大,会给人一种很大的冲击力,同时入眼的是满山初春时节那种充满生命力的翠绿色,脚下还有掩映在树木间的房屋院落,氛围感一下子就有了,会让人觉得不虚此行。不过,吊箱本身时不时晃动一下,还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一路上都在担心会不会掉下去,这是自前一天在张壁古堡地道后第二次希望身边有个人,但脑子里又不禁想到,如果真的是两个人坐缆车,这种情况下会不会产生吊桥效应,总之就是一直胡思乱想,然后期盼着赶紧到达山顶。

介公岭缆车

到达山顶后沿着唯一的小道一路向前就可以达到介公墓,介公墓比较荒凉,四周布满了各种碑石和石像,其中两只石猪形象比较有意思,去的朋友可以注意一下。简单拜祭后开始下山,下山后要注意看指示牌,没有走错路的情况下,在半山腰可以找到介神庙。介神庙是我国最大的石窟祠,整体位于山体内,远观非常震撼,同时在这里你会初步体会到在峭壁边行走的感觉,整个绵山大部分景点都是这样修在山间的,这种路之后会有更多。

介神庙

从介神庙返回继续下山,走很久会到栖贤谷的终点,是的,由于我们是下山,会先到终点,然后逆着往回走。如果是普通的景点,这倒也无所谓,但栖贤谷是一道蜿蜒而上、九曲一线天的狭谷,两边怪石嶙峋,少有草木,落脚之处唯有嵌入山体的铁质脚踏和偶尔可见的悬梯,有些路段还有水流飞溅,导致悬梯打滑,这种路线即使是从下往上攀登都很困难,何论从上往下,这也是我第一次后悔选择下山路线。但整条路线走完,得见真正的栖贤谷建筑的时候,你会恍惚间有种见到世外隐居之地的感觉,所以也不能说是毫无益处。

栖贤谷路径

我在栖贤谷休息了好一会儿,一方面是感受在世外桃源隐居的感觉,一方面也恢复一下体力,随后就乘景区大巴到了下一个景点,正果寺。这一次依然选择了乘电梯上山,然后慢慢下山的路线,也是第二次后悔。

正果寺本身除了佛道共存的几尊包骨真身像,以及旁边灵应塔的幽暗地宫,并无太多值得关注之处,但从正果寺到云峰寺的路上,可谓是步步惊心。事实上,我乘电梯上去的时候售票的阿姨就提醒,如果恐高的话,就再坐电梯下去,不要步行下山,但我就想先看看有多可怕,结果走了很久才到云峰寺的顶上,而且当我发现自己必须从一段峭壁间的栈道下山的时候,已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囧境,因为回去也还要走好久。我的腿有点软,于是坐在山顶的台阶上吹着风先吃了点东西补充能量,然后鼓起勇气拽着铁索一级一级的往下挪,就这样走完了全程。但你知道吧,绵山就爱搞这些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东西,介公岭的缆车是,栖贤谷的悬梯是,云峰寺也是。你还没有从回望云峰栈道的惊恐中缓过神来,耳朵里就已经传来了云峰寺山间那铃铛的清响。看过《航拍中国》第三季山西篇的人大概还记得,工人从山顶悬吊下来,一晃一晃,最终将铃铛挂在山间的场景,而此时,我终于亲耳听到了它们的声音。

云峰栈道

我在云峰寺的山腰坐了很久,这一天正好大风,那些铃铛的清响一刻不停,彷佛把我带到了它们当初悬挂的现场,同时我也录了好几段视频,只为了留住这些声音。此时云峰寺的庙宇,甚至空王古佛的包骨真身像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一幕,而我亦得偿所愿。下山的时候在第一级台阶前还遇到一尊很有喜感的石像,不知是龙生九子中的哪一位,但非常喜欢。

此行最大的心愿完成后,随后的旅程似乎变得有些轻快起来,我和一起乘大巴的一家子、一对情侣一起游览了一斗泉,然而因为找不到路,只有我和那一家人一路向上走到了天桥,那对情侣则和我们失散,原路返回重新从天桥景区的起点网上爬。在大罗宫又遇到了当初在介神庙向我问路的中年夫妻,这次他们没有半途而费,完完整整走完了大罗宫的六层。朱家凹和蜂房泉被我跳过,返回起点的龙头寺后,再无游览的兴致,于是乘车返回,出景区的时候连四点都还没到,但此行已再无遗憾。

天桥

旅行总结

04.30 上午到达介休,05.01 晚上从介休离开,两天时间,游览了两处景点一个城市,行走了接近35公里,看到很多好玩的东西,也有了很多新奇的体验,缓解了我最近不太好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