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将分享我关于主与客主动与被动的一些浅见。

有几句诗文,我一直念念不忘。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辛弃疾,《贺新郎》

六经注我,我注六经。——陆九渊

它们的不断回响,以及从事搜索与推荐的工作经历,让我一遍又一遍地思考主与客、主动与被动的关系。

微信订阅号的进一步推荐化

让我提前分享这些不成熟想法的直接原因是:微信订阅号的改版^1。改版之后,它将更加关注推荐,而不是订阅。换句话说,在订阅号内容的列表页,将更多地展示并且前置用户可能会喜欢的内容,而这些内容不一定来自他订阅的账号。

自从前一次改版之后,按时间顺序展示→乱序展示,我在微信里打开订阅号的概率就低多了。不是因为推荐的不准,而是内容到达的确定性与主动选择能力的被削弱。这一次,我要逃离微信订阅号的想法更加强烈了。

这些改版的初衷可能是好的,比如让信息流动动起来,减弱头部效应,让长尾账号能够触达更多的用户。

其中有一点:用户曾经订阅的账号、曾经感兴趣的内容,时过境迁,用户现在不再喜欢了,推荐算法能够减少它的曝光,补充以他近期喜欢的内容。我一开始是认可的,但是转念一想又不对。这还是在剥夺用户的主动性:算法隐性地替用户做了“取关”与“关注”的决定,用户部分地丧失了主动取关能力。

在2020年的微信公开课上,龙叔(张小龙)提到过隐私的出让信息获取的被动性信息选择的困难等等[^2]。诚然,推荐是一种对抗信息过载的方式。但是,用户是被动的一方,就信息获取而言,他的选择能力是弱的。

像我在“微信8.0,初心改不改?”的文末指出的,微信里的各种广告肉眼可见地变多了[^3]!推荐化到底是更站在为用户对抗信息过载的一方,还是更站在广告商的一方

我用 RSS 对抗微信订阅号的推荐化

我一直用 RSS 来做信息的订阅与管理[^4]。然而,用它来订阅微信订阅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各种服务方生方死,今天可用明天可能就挂了,维护的成本很高。而它实现的功能仅仅是,让内容按时到达和按序展示

这样一来,一个订阅号能否满足我的阅读需求,我一目了然,可以按需取关。

但是,微信订阅号的生态比想象的更加“黑暗”。像视频网站的会员广告一样,用 RSS 订阅微信订阅号,屏蔽得了微信插入的推荐,但是屏蔽不了订阅号自身推送的广告。

如果你在免费使用一项服务,你不是用户,你就是产品。

做搜索的主人,不做推荐的奴隶

作为两种相关的技术,搜索与推荐经常被一起提及。

归根结底,搜索和推荐都依赖于人与内容、内容与内容之间的关系。形式上,它们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信息获取方式:

  1. 搜索的主体是“我”,是“我”主动发起的行为,算法回应“我”;
  2. 推荐的主体是算法,是算法基于“我”的历史行为对“我”的反向试探,从“我”的角度看,实际是被推荐;
  3. 搜索是青山来就“我”,推荐是“我”就青山去;
  4. 搜索是六经注“我”,推荐是“我”注六经。

从技术层面来说,一次搜索是一次行为,搜索关键词比“我”更重要;而“我”能够通过调整搜索关键词来获取不同的结果,搜索结果最终是为“我”服务的。因此,“我”对于搜索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相比之下,一次推荐是算法与我多次交互的结果。每一次推荐,都是一次投其所好的试探;每一个点击与忽略,都是一次反馈。“我”的画像被算法刻画得越来越清晰,它的推荐越来越精准,“我”的视野越来越被推荐算法所局限,最终形成了所谓的“信息茧房”。“我”也就此沦为了推荐算法的奴隶。

驯服算法

如果说搜索是克制的,那么在被推荐的过程中,“我”就太容易交出自我了。

得到头条第106期,介绍了卓克老师的一个实验[^5]:

卓克老师专门用两个手机做了对比实验:一个接受系统的投喂,一个采用主动搜索。几天以后,被投喂的账号里,充斥着各种音量调到爆音、闪着白光的恶搞视频,而另一个账号里,都是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非常干净。

推荐是一个放大器,学坏只要 1 次,学好则需要无数次的调教。

推荐比搜索更好的场景

什么情况下,推荐比搜索要好?我能想到的是:当我们极度需要算法对我们的个性化推荐时(否则,请考虑关闭各个 APP 的个性化推荐)。

什么情况下,我们会极度需要算法的个性化推荐?举个例子,求职时的人岗匹配。我读《详谈:赵鹏》一书,才意识到:求职和招聘是一个双选的过程,求职者在选择公司,公司也在挑选候选人,这其中的推荐是一个双向的推荐,难度系数极高。

第二种推荐:熟人、社交推荐

除了搜索与算法推荐之外,还有一种介乎两种之间的信息获取方式:熟人、社交推荐。

我们所熟悉的微信朋友圈就是一种熟人推荐。此时,信息是经过朋友检验的。

我不熟悉直播电商,它也属于一种社交形式的推荐。此时,被推荐的商品是经过主播检验的。

这种场景下,我们对于信息的摄取,取决于对朋友、主播的信任,个人的主动性偏弱,与推荐算法的交互也偏弱。

其他

人与消费主义

在邮件订阅《自说自话》第42期,我看到作者记录了自己在刚刚过去的黑五的行为与思考[^6]:

11.26 是黑色星期五,我也没有买东西。不过需要承认的是,今天我确实在不停刷着各种优惠信息。实际上我只是在给自己找消费需求,而不是从我真正需要什么出发。

...

一天下来总结出来两点:

  1. 闲逛的时间成本太高了,对精力的损耗也很大;
  2. 不要上消费主义的当,没有需求就不要自己给自己创造需求。

双十一、黑五,究竟是消费者的狂欢,还是消费主义的狂欢?有真实的消费需求,消费行为是消费者主导的;否则,还是消费主义在主导。

人与时间

我在“虚岁与周岁的本质区别,是时间与人的不同关系”一文中提到,虚岁是将人嵌入到时间、历法之中;而周岁,是把时间往人身上套。这是时间与人的主客关系。

在爱范儿 MindTalk 的某期节目中,我第一次听到时间管理与个人管理的对比,大意是:时间管理是一个伪概念,因为时间是不可管理的,我们能够管理只是个人 [^7]。以主客关系来看,就时间管理而言,个人是客,而客的能力是有限的;当我们反客为主,以个人管理代替时间管理,事情就会轻松愉快许多。

一个彩蛋

给大家推荐一个新生代搜索引擎:https://you.com/。

参考文献

[^2]: 微信的新未来:张小龙对信息互联的 7 个思考
[^3]: 微信8.0,初心改不改?
[^4]: 百度百科 - rss
[^5]: 得到头条 - 怎样成为驯服算法的人?
[^6]: 自说自话 Weekly Review 042
[^7]: 虚岁与周岁的本质区别,是时间与人的不同关系
[^8]: 爱范儿 - MindTalk 节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