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主义」是这两年兴起的一个热词。

可仅仅知道一个概念,或者光知道一些标准动作(比如阅读、写作、健身、定投等),或者干脆花钱加入一些号称长期主义者聚集的社群,是远远不够的。

因为这些全部只是手段,而不是目标。

最近看了一本刚出版一个多月的新书,The long game,作者Dorie Clark,是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哥伦比亚商学院兼职教授,《哈佛商业评论》《福布斯》《企业家》等杂志的长期撰稿人。

她同时也是多本关于个人发展畅销书的作者,2019年曾被评为全球50大管理思想家之一(Thinkers50)。

The long game, 说白了,讲的就是长期主义。

但是作者没有像其他写书人一样,要么只盯着重要性翻来覆去地念叨,要么直接跳到如何去坚持那些标准动作,而是从一个纯粹新手的角度,讲应该如何一步一步地从头开始,直到名副其实。

这本书我反复读了四五遍,在采用了书中的一些建议和方法之后,能够感觉到自己心态和行为上渐渐起了一些久违的变化。起码不那么焦虑了,或者哪怕焦虑也平复得很快。

美亚和 Goodreads 上的读者对本书也好评颇多,所以我斗胆来做个推荐,兴许能对屏幕前的你有一些帮助。

说来惭愧,注册少数派三年多了,跟着大伙儿学了不少剁手很多,去年还申请了Matrix 作者,至今还没来写过一篇像样的文章。

这本书上有句话:

I’m going to take and I’m going to learn, but every time I take and I learn, I’m going to also add that resource back in.

我索取,我学习,但每次索取和学习的时候,我也会反哺更多的价值。

嗯,是时候知行合一一下了。

注:以下内容即为重点书摘和个人笔记,建议有条件的朋友阅读此书的完整版本。

全书300页不到,分为三个部分:战略留白(White Space),聚焦要事(Focus Where It Counts)和保持信仰(Keeping in Faith)。

战略留白

We’re stuck in permanent「execution mode」without a moment to take stock or ask questions about what we really want from life. 

我们陷入在永恒的「执行模式」之中,根本无暇去全面分析或问问自己:我们真正想从生活中得到些什么?

我们身处一个忙碌的时代。「我太忙了」不仅仅是一句脱口而出的感叹,常常还隐藏着点凡尔赛的味道。似乎表现得很忙,意味着自己更有价值,意味着更被需要,意味着更高的社会地位。

这也是一个短视的时代。人们崇拜别人看上去毫不费力的成功,羡慕利益交错的人际关系,追求立竿见影的捷径,幻想着一朝成名或一夜暴富。

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我们很容易不假思索地去做一些跟风的事情,或者一直做已经习惯去做的事情。哪怕明知这些不能改善自己的处境,甚至有副作用,却还是停不下来。

关于长期主义,作者给出了自己的定义和评价:

Eschewing short-term gratification in order to work toward an uncertain but worthy future goal—isn’t easy. But it’s the surest path to meaningful and lasting success in a world that so often prioritizes what’s easy, quick, and ultimately shallow. 

推迟短期内的满足感,进而去追求一个不确定能否实现、但有价值的未来目标,这并不容易。但在这个经常把简单、快捷,最终归于肤浅的东西放在优先位置的世界里,想要获得富有意义且能够长久的成功,这是最可靠的途径。

假如你赞同这个观点,那紧跟着有几个送命题,值得时不时拿出来审视一下自己:

Ask big-picture questions: 

问自己以下几个问题:
Should I be doing this task at all? 

我应不应该做这件事情?
Could I delegate it to someone else, or stop doing it altogether? 

我是否可以把它委托给其他人,或者完全不做这件事?
Where should I focus my effort in order to get the biggest return? 

为了获得最大的回报,我应该把精力放在哪里?
If I were starting fresh today, would I still choose to invest in this project? 

如果一切从今天重新开始,我还会选择投身这个项目吗?

问题的具体答案因人而异,但目的是相同的:搞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这么忙,通过审视自己的时间花费和已经产生的沉没成本,决定那些当前在做的事情还值不值得继续,以及未来的时间应该花在什么地方。

You want to determine what’s most important, and then you schedule that the soonest in your calendar.Whatever is less important, you schedule it further out. Whatever is not important at all, you don’t schedule it at all. You get rid of it. You delegate it. You say no to it. If you start operating from the calendar rather than a to-do list, you take back control over your day.

你要确定什么是最重要的,然后在你的日历中最快地安排这件事情。不那么重要的,你就把它安排得远一些。不重要的,你根本就不用安排。甩掉它。委托给别人。对它说不。如果你按照日历行事,而不是按照待办清单,你就能重新控制你的一天。

这里不讨论日程和清单各自的优缺点,作者的意图在于,通过有限的日程空间,倒逼自己去剔除那些相对不重要的事情。

作家吴军也有类似的主张:试着减少10%的工作量,提高工作质量。找到一些看似必须做,其实可以不做的工作。

好,到这一步,算是把自己安排好了。

但我们的时间并不完全属于自己,还要看别人。

作者建议,除非你是职场新人,否则不要完全顺着别人的时间和地点来安排见面沟通等事项,而是慢慢地学会掌握主动权,挑自己方便的时间和地点。

同时,可以通过让对方回答一些问题,或者花费一些时间思考会面意义的方式,增加其时间成本,这样会面效率就提高,或者会面干脆就取消了。

毫无意义的邀约或者请求很容易拒绝,但如果是有利也有弊的事情呢?

比如邀请你参加一场直播连麦,或者以嘉宾身份出席某个论坛,或者给别人写推荐信等等,这时候的选择,就不那么简单了。

对此,作者依然建议问自己几个问题。

Four questions can help you determine whether something is worth doing: 

四个问题可以帮助你确定一件事是否值得去做
What is the total time commitment? 

总的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What is the opportunity cost? 

机会成本是多少?
What’s the physical and emotional cost? 

现实和感情上的成本是什么?
Would I feel bad in a year if I didn’t do this? 

如果我不做这件事,一年后我会不会后悔?

最后一个问题最值得深思,现在看似值得去做的事情,放一年后看就未必了。

安排自己,安排别人,目的是为了留白,能够空出时间来思考那些真正重要的问题,以及开展下一步的行动。

聚焦要事

在这一部分,作者用五个章节的篇幅,阐述成为长期主义者的几个步骤。

设立正确的目标

Figuring out where your true interests lie may seem complicated. But often it’s simply a matter of noticing how you’re already spending your time—and, perhaps, reconnecting with what motivated you in the past.

找出你真正的兴趣所在感觉很复杂,但是一旦你注意到过去自己的时间都花在什么地方,或者能联想到某些过去曾经触动过你的事情的话,也会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

寻找目标本质上是在回答一个问题:我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这个问题一时半会儿答不上来的话,可以试试曲线救国。

正如作者所说,兴趣爱好是合适的目标。利用一些时间记录工具记录一阵子,看看自己哪些事情是自愿地花时间去做的,它们就是兴趣的强烈暗示。

还有一种方法叫「叙事练习」,来自于清华赵昱鲲的《积极心理学》,大致分成两步。

第一步是试着描述二十年后的某一天,你理想的生活是什么样子?比如你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结婚没有?朋友是怎么样的一群人?总之越详细越好。

第二步,写完后回顾一下,试着挖掘出里面占比较多的内容。比如,你描述了很多关于自己取得了什么成就,获得了什么奖项,挣了多少钱,大众对你是什么样的看法或者评价等内容,那你可能更在乎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如果你描述了很多和家人、朋友在一起相处的画面,那么可能情感的维系对你更加重要,进而来锁定目标的大致方向。

腾出时间去探索

Here’s the bottom line: you should never bet more than you can afford to lose. That’s why it’s only 20%. But you do need to bet something, because otherwise, you can expect a lifetime of doing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again. Some people suddenly become willing to experiment when things have gone badly. Their dreams have been shattered, and their backs are against the wall. That’s the wrong time, and way too late. It takes time to develop your side opportunities: Do it when you’re strong, not when you’re weak. 

这里有一条底线:你的赌注永远不要超过你能承受的损失。这就是为什么它只有20%。但你确实需要赌一些东西,否则你可能一生都在重复做同样的事情。有些人在事情变得糟糕的时候突然变得愿意尝试。他们的梦想已经破灭,他们濒临绝境。那是错误的时间点,那就太晚了。发展你的边缘机会需要时间。在你强大的时候去做,而不是在虚弱的时候。

作者主张腾出大约20%的时间去尝试一些新事物,没有人会把机会放在盘子里给你端上来,你需要自己去主动寻找。这个比例既能够让你试试水,看看是不是你喜欢做的事情,也能够确保在结果不理想的情况下果断放弃,而不至于损失太多。

Ask yourself: “How can I win, even if I lose?” In other words, even if the bet you place with your 20% time doesn’t work out, are there other benefits you can derive that are still valuable (for instance, building your network or gaining new skills)? 

问问你自己:「即使我输了,我如何从中赢得一些什么?」 换句话说,即使你用20%时间下的赌注没有成功,你是否还能得到其他有价值的好处(例如,建立你的人脉或获得新技能)?

害怕失败的人应该会喜欢这句话,有一个必能完成的副产品兜底,可以极大地增加尝试者的意愿和信心。还有一句类似的鸡汤我个人也是非常喜欢的:「如果失败让你积累了一点有用的经验,那它就不能称之为失败,而是试验。」

在浪潮中思考

There’s a time for each mode, and it’s essential to know which one you should be in.「You can be in a heads-up mode, where you look for new opportunities, or you can be in a heads-down mode, just executing and focusing.」Confusing the two—constantly scouting for something better when you should be doubling down on what’s working, or doubling down on something when you haven’t sufficiently vetted the possibilities—only leads to heartache. 

每种模式都对应一个时间段,知道你应该处于哪种模式是至关重要的。「你可以处于抬头模式,寻找新机会,或者处于低头模式,执行且专注。」混淆这两种模式——在你应该加倍努力工作的时候却还是去不断搜寻更好的东西,或者在你没有充分审视各种可能性的时候闭门造车,只会事倍功半。

这里让我联想起经济学家兼专栏作家蒂姆·哈福德在《让世界讲得通》这本书里一个类似的观点,他用「鸟之眼」 (Bird's Eye) 来形容一般经验,用「虫之眼」(Worm's Eye) 来形容个体经验,想要把一件有难度的事情做好,两者缺一不可。

但是这两者中间具体的度很难把握,我个人的选择是:一件事情,尝试过的人越多,比如弹钢琴学唱歌,那抬头的时间相对就应该花得更多一些,因为肯定存在非常成熟的做法和经验;尝试过的人越少,比如刚出的一个小众App或者产品,那也没什么可说的,直接埋头体验一段时间再说。

Follow the Career Waves, in which you sequence between: 

按「职业浪潮」的次序行事
Learning. Study your field so you become knowledgeable. 

学习:研究你的领域,使你变得有知识。
Creating. Now that you have experience, give back by creating and sharing what you’ve learned. 

创造:现在你有了经验,通过创造和分享你所学到的东西来给予回报。
Connecting. Begin leveling up your connections with others in your field, so you can learn from them and contribute as part of the community. 

连接:开始提升你与你所在领域其他人的联系,这样你就可以向他们学习,并作为社区的一部分做出贡献。
Reaping. You’re at the top of your field, and it’s time to enjoy the benefits of your hard work. Remember: don’t stop learning. Soon, it’ll be time to start the cycle over again so you don’t stagnate. 

收获:你已经站在了领域的顶端,现在是时候享受你的努力工作所带来的好处了。记住:不要停止学习。很快就该重新开始循环了,这样你就不会停滞不前。

这里有两点值得强调:

一是开头慢一点没有关系,但不要过分在学习阶段停留太长时间,因为学习本身并不能直接带来收入。

它只是整个旅途中最早开始的一个环节。一旦你掌握了行业的基本框架和概念,形成了自己的初步看法,就应该去塑造和分享自己的观点了。

二是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最愿意与之合作的人找到你。

战略性使用杠杆

How can I do something once and make it count ten times? 

怎样把一件事做得做上一次就能算十次?

多抓鱼有个 slogan,叫「真正的好东西,值得被买上两次」。有没有必要去做一件事情,这个问题后面可以再接一个问题:怎样才能重复利用这件事情?

同样,那些只花费我们20%的精力,却实现80%的结果的事情也是值得去探究的。

比如内容创作,无论你是写文章、做演讲、做播客、做视频、办培训,本质都一样的,因为内容都可以复用。

比如社会证明(Social proof),包括但不限于你服务过的客户,你通过的认证,你拥有的头衔。

如今大家都很忙,你需要给他们一个理由,来关注和相信你。花点时间将你与他们已经知道且信任的品牌或群体联系起来,后续就会简单很多,这也是一种复用。

再比如人脉,通过人际网络去放大你的声音,去宣传你正在做的事情。

这些都可以看成是一种杠杆,在你能利用的杠杆上有所创造。你拥有什么?可以获得什么?可以通过交换换来什么?

合适的人,合适的圈子

what stresses people out isn’t networking per se; it’s the idea of using people. 

让人们觉得有压力的不是社交本身,而是那种「利用别人」的念头。

没必要把社交看得太功利,那些别人一定是冲着榨取自己某些价值的想法,或者这个人有利用价值因此值得一交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只会让自己动作变形,进退失据,掌握不好相处的分寸。

The strategy I follow personally, and recommend to others, is no asks for a year. 

一年之内不要提出诉求,这是我个人奉行的策略,也推荐给他人。

对刚结识的朋友,在一年内不向其主动提出任何需要动用个人资源的请求。

另外,如果你和别人处于同一个圈子或者同一个组织,则不用太过拘谨,因为对方往往也很愿意和你建立稳定的联系并交流一些心得。

作者最推崇的一种社交态度叫「Infinite horizon networking」(无限时间跨度的社交)。简单的说,就是纯粹地去结识一些不同领域有意思的人。

你不用,也不应该指望他们能带给你什么,从表面上看,他们很可能帮不上你任何的忙,只是让你的生活中多点不一样的色彩。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会发生一些你根本意想不到的故事。

坚持信仰

如果一丝不苟地按照前面所说的做,那你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接下来就是做时间的朋友,让好事发生的概率尽可能变大。

耐心至关重要

作家兼演说家戴维·布鲁克斯说过一件事儿,说他在刚入行三年、感觉事业发展缓慢的时候,曾经向当时已经是著名畅销书作家的丹尼尔·平克请教过自己应该怎么办,平克停顿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

Well, you’ve got to remember that you’ve been doing this for three years, and I’ve been doing it for twenty. So anything I tell you probably won’t work for you, because you really need to just give yourself more time. 

你需要牢记的是,你才干这行三年,而我已经干了二十年了。任何我告诉你的方法可能都没什么用,因为真正需要做的,仅仅是给你自己更多的时间。

每个人都产生过这种疑问:为什么我很努力,但好像看不到什么成功的希望,甚至回报远远不如预期?

If you can practice the art of strategic patience—not blindly waiting for good things to magically happen, but understanding the work that needs to be done and making it happen—you’re far better off than almost anyone else in your realm. 

如果你能练习战略性耐心的艺术——不是盲目地等待好事发生,而是明白让这件好事发生需要去做哪些工作,从而让它发生——你就会在自己所处的领域内超越几乎所有人。

好事发生=做正确的事情 X 足够的时间换来的概率。

迷茫的时候,重新审视下自己的目标和策略,经常性的问自己三个问题:

  • 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它是某件好事发生所需要做的事情吗?)
  • 它对其他人是怎么发挥作用的? (对我怎么才能产生作用?是不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 自己信赖的人给了我什么建议?

重新思考失败这件事

All too often, smart professionals hesitate to put their「thing」—whether it’s an article, a new website, a talk, an idea—out into the world. 「It’s not quite ready yet,」 they’ll say, or 「I’m still making a few tweaks,」 or 「It needs a little more time.」That’s fine up to a point; you don’t want to release something into the world that’s awful, or so rough that it’s unintelligible. But after a while, this kind of thinking becomes an excuse that can hold us back.

很多时候,聪明的专业人士在把他们的 「东西」——无论是一篇文章、一个新网站、一次演讲、一个想法——推向世界时都会犹豫。他们会说:「它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或者「我还在做一些调整,」或者「它还需要一点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好的;你不希望向世界展示的东西是糟糕的,或者是粗糙到无法理解的。但过了一段时间,这种想法就会成为一种借口,会让我们退缩。

先发布一个作品,然后听取反馈,不断迭代和改进。尤其在新生的领域,大家其实都在犯各种各样的错误。不用担心,时间长了,别人根本记不住,也不会在意你过去的不完美。

就算失败了,也没关系,分析原因和数据,调整你的方法。让那种挫败感永远地影响你,那才叫做失败,否则,都只能叫试验。

如果有人吐槽或者辱骂你,一笑置之;但如果他们还能说出一些理由来,那你最好竖起耳朵认真听一听。

Always think broadly and identify multiple paths to your goal. One might not work out, but there are almost always other possibilities. Try to adapt plans that didn’t work out. Are there alternative ways you can leverage the connections you made, the time you put in, or the work you created.

始终从广阔的角度考虑,识别实现目标的多条路径。一条可能不成功,但几乎总是有其他的可能性。尝试调整那些没有成功的计划。能否利用你建立的关系、你投入的时间或你创造的工作找到别的办法?

有时我们容易钻牛角尖,总觉得一件事情别人肯定是这么想的,事情一定会这么发展,所以自己只有一条路可走。这种假定常常不光是错的,还很可笑。

世界的复杂就在于对于任何一个问题,都有远远不止一个解法。很容易想到的,很可能行不通,更不用说是最佳了。

试着多收集一点信息,然后换个角度,或者后退一步,跳出当前这个系统来看待问题,往往就有惊喜。我们大脑中负责理性思考的前额叶皮质发育得最晚也最慢,不是没有理由的。

To make success more likely, always put a date on the calendar and involve others in your plan. That enhances your level of seriousness and commitment. 

为了使成功更有可能,请把它安排到日程上的某一天,并且让别人参与你的计划。这会提高你对待此事的严肃程度和承诺水平。

记住,「Someday」 is not a day on the calendar,「有一天」并不是日历上的某一天。

收获回报

Think about a car. These days, many have a feature that tells you how many miles you can drive until you’re out of gas. It’s the same for entrepreneurs or other professionals: 「How many days can you step away from what you’re doing and it still operates」” Have you put in place the systems you need so that the business doesn’t collapse if you’re not working 24/7?

想象一下一辆汽车。如今的车都有一个功能,告诉你在没油之前可以开多少英里。这对企业家或其他专业人士来说也是如此。「如果你离开你正在做的事情,多少天之内它仍然能够保持运作?」你是否已经建立了你所需要的系统,哪怕在你不全天候工作的情况下,业务也不会崩溃?

You have to be firm about it: I am going to stop work. No matter what is going on in my day, I will stop. 「You’ll encounter things that you can’t complete within that time. So, you have to start making choices. Either I’m going to start saying no to things that are low value, or I’m going to have to start developing systems.」 That forced decision-making makes you better and sharper. 

你得坚持一个念头:我到那个时间点就不干活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会停下来。「你会碰到一些到点了依然还没完成的事情。那就得开始做出选择。要么压根就不去做低价值的事情,要么就改进自己的工作方式。」这种强迫性的选择会让你变得更好更敏锐。

通过这种强制给自己工作时间设限的做法,掌握让自己在每天某个时间点自如地停下来的能力,你就像在旅程中创造出了自己的「绿洲时间」,可以用来获得片刻的休息和安宁。

「If everything you do needs to work on a three-year time horizon, then you’re competing against a lot of people. But if you’re willing to invest on a seven-year time horizon, you’re now competing against a fraction of those people, because very few companies are willing to do that. Just by lengthening the time horizon, you can engage in endeavors that you could never otherwise pursue.」

「如果你所做的一切只是在三年的时间范围内考虑,那么你就在与很多人竞争。但如果你愿意在七年的时间范围内进行投资,你的竞争对手只是这些人中的一小部分,因为很少有公司愿意这样做。仅仅通过延长时间,你就可以去做你原来根本无法做到的事情」。

这是 Amazon 的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在2011年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说的原话,也是「长期主义」这个词的缘起之一。

尾声:成为一个长期主义者的三个关键词

好奇,独立,坚韧。

有太多的压力是源自于短期的取悦,取悦别人,取悦自己。

你不想有人失望,于是慷慨地给出各种承诺,甚至按照别人给自己制定的路线图来生活。人云亦云,或者人家做什么,自己也去做什么。

我们不知道自己适合走哪条路,可又有谁一开始就知道呢?但是,好奇心可以引导我们。

通过观察平时把时间花在了哪里,什么事情让我们着迷,就可以找到一些点燃内心之火的线索,进而发现可以从哪开始,做出自己的贡献。

当然,尝试一些新东西,不代表能否成功。事实上,很多时候都不会成功。

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得到回报,特别是当你的兴趣与社会对其的看法不一致的时候。

而这个过程中,如果你过分在意外界给予的看法,或者干脆只是被动等待,那结果很可能不会像你憧憬的那样。

我们需要一个独立的、内在的指南针,时刻地提醒自己:无论别人怎么想,既然我在上面下了赌注,我就要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

许多人一旦碰到拒绝或者否定,就会缩回自己的螺蛳壳,他们认为拒绝自己的公司知道它在做什么,认为否定我们的人是最终的仲裁者。

但这并不是真的。

短时间内,有一百万种其实跟你无关的原因让你受挫。

但是长期来讲,不断改进,不断尝试,统计数字会逐渐站到你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