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来到 2020 年底,作为谷粉的 Nozomi,一直关注着有「狠起来自己都砍」声誉的 Google。历史上最著名的自然是「Reader 惨案」,将当时拥有 1000 万活跃用户的 Reader 扫进历史垃圾堆,同时把当时正在崛起的 RSS 分发机制一下打废。

谷歌提着屠刀不遗余力,仅仅是 2020 年,共有 22 个服务扫进墓地。寿命最短的 Google Photos Print 才推出了 5 个月便惨遭腰斩。

今天较多笔墨围绕:

  • Google Cloud Print(寿命 10 年)
  • Play Music(寿命 9 年)
  • Google Fiber TV(寿命 7 年)
  • Nest Secure(寿命 3 年)
  • Pigeon(寿命 3 年)

今天无法详细描述的,还有:

  • 智能音箱 Home MaxMini 在发布后三年的今天停止销售。谷歌今年發佈了 99 美金的 Nest Audio 作為替代。
  • 招聘应用 Hire by Google 在 2020 年 9 月 1 日关停,功能接近国内的实习僧,雇主在平台上发布招聘、查看简历、安排面试。
  • 密码泄露警告插件 Password Checkup Extension 八月遭到关停,所有功能已经内置在 Chrome 78 及更新版本。Google 会实时检查用户浏览网页时登陆密码,如果密码曾在网上泄露过,会提醒用户及时更改密码。
  • Google Photos Print 以算法挑选当月最佳十张照片,每月底以邮寄方式发送到用户家中。寿命仅仅四个月便遭到关停。

有趣的是,国外有网友创建了陈列「至今被谷歌砍掉的软硬件与服务」的网页。

Fiber TV - 光纤电视

Fiber 是 Google 推出的光纤高速宽带服务,上下行速度达到 2Gbps。提供的套餐里有三个付费档位:

档位上下行网速Google Drive 容量月费
Fiber 100 Internet100M50 美元
Fiber 1000 Internet1G1TB70 美元
Fiber 1000 + TV1G1TB,另有 2TB DVR160 美元
Fiber 2Gb2G1TB100 美元

最贵的选项里捆绑提供了 IPTV 服务——Fiber TV。

Google 今年二月表示电视服务将不再面对新用户开放,Fiber 未来只会提供高速网络服务。作为替代,Google 建议专注体育节目的 FuboTV 和自家 YouTube TV。

决定砍掉有以下原因:

  • 与 YouTube TV 功能高度雷同
  • 传统电视式微
  • 流媒体崛起
  • 极高昂的节目授权费用
    • 谷歌需要支付比竞争对手高两倍的授权费用

Fiber TV 曾是 Google 进军美国中西部光纤市场寄予厚望的法宝,这些中型城市的消费者重视 IPTV。要击败区域内的龙头 Comcast,必须提供与他们一样的电视服务,才能吸引消费者。

Comcast 对于互联网、光纤、电视业务做了垂直整合:坐拥 Xfinity 负责售卖网络产品,NBCUniversal 旗下有近百年历史的老牌新闻公司 NBC、看美剧经常遇到的制片方 NBC Entertainment。

裁判、球证、 旁证都是我的人,你怎么跟我斗?

谷歌要提供接近的内容,据华盛顿日报的《 Why Google Fiber is no longer rolling out to new cities 》,需付出比 Comcast 高两三倍的视频内容授权费用,还面临着被人卡脖子的风险。

即使付出高昂代价后,Fiber 进军中西部表现仍不如理想。消费者普遍不需要千兆网速。日常上网、逛 YouTube、打开 Netflix 看《后翼弃兵》,大部分人仅仅是(不虚标的)百兆便足够。根据各家流媒体对网速的要求,Netflix 4K 仅仅需要 25M,YouTube 4K 则是 20M,Amazon Prime Video 更低达 15M。Fiber TV 迟迟未能为公司打开美国中西部市场,每年又需要支付高额授权费,自然难逃被砍命运。

甚至 Fiber 本身,也面临着巨大危机。

重组后的 Google 对部门财政要求提高。2015 年,Google 以及旗下部门重组为 Alphabet 旗下公司,主要子公司有 Google、DeepMind、Fiber、Waymo。重组后的 Alphabet 可以简单划分成:

  • 利润丰厚的公司
    • e.g. YouTube、搜索业务 Google
  • 烧钱大户的公司,一般都没有多少收入
    • e.g. Fiber(今天主角)、Nest(智能家居)、X(前沿技术研究)、Boston Dynamics(机器狗,已被卖掉)

后者一直面临着盈利的压力,重组后更是如此。

为了避免 X 被砍,他们的头头写了篇「 A Peek Inside the Moonshot Factory Operating Manual 」,为这个神秘的实验室揭开部分纱幕。信中谈到 X 理念是「以颠覆性的工程技术解决影响众生的问题」。抛开理想,他认为 X 虽然无法赚大钱,X 却能让 Alphabet 这家以极客技术立命的企业继续保持创新基因。大多项目或许无法走出实验室,可是却能让公司保留着最顶尖的人才,保证每一个技术革新浪潮都不会掉队。言语之中,透露着对投资者的诚恳要求——让 X 能继续研究气球互联网、无人机接送、Google Glass、自动驾驶这些前沿交叉科技。

同样地,Fiber 需要谨慎对待自己的财政状况,以免步入 Boston Dynamics 被卖掉的后尘(先卖给软银,后转手到现代)。从 2016 年开始 Fiber 便停下在美国快速扩张的脚步,变得谨慎小心。Fiber TV 高昂的授权费用、铺设光纤通信管道耗资巨大、传统网络公司过于强盛,都让这家曾被寄予打破网络垄断厚望的公司变得举步维艰

Cloud Print - 云打印

Google Cloud Print 是谷歌在 10 年前推出的云打印功能,集成于 Google Chrome。用户无需安装任何驱动,只要打印机联网并支持 Cloud Print 功能,便能在多平台间发送打印指令。过去,要实现类似功能需要用户自行设置网络打印机,门槛不低。

不同于传统地文档直接发送到打印机,使用 Cloud Print 时,文档先发送到 Google 服务器再传送到打印机。Cloud Print 使得普通用户也能轻松用上局域网内或互联网打印,解决了尤其某些平台(e.g. Android、iOS)难以打印文件的问题。针对隐私忧虑,Google 则承诺打印成功后,服务器上的文件将遭到删除。

Apple 生态有类似功能 AirPrint,不过无法像 Cloud Print 通过互联网打印,仅能在同一个 LAN 发送打印指令。

有趣的是,Cloud Print 从十年前诞生之初到 2020 年底退役都未曾脱离 Beta。(见图中 Cloud Print 旁的 beta)

2019 年 11 月,Google 更新了 Cloud Print 页面,添加了服务将在 2020 年底「寿终正寝」的声明。Google 提到,Chrome OS 的原生打印功能在过去十年得到了大幅提升,大量 Cloud Print 特性加入进系统,并会持续得到补强。至于其他平台用户,则需要自行寻找对应平台的替代解决方案

Play Music - 音乐流媒体

随着 YouTube Music 的推出,加上后续补全了用户上传音乐等功能,Play Music 的寿终正寝提上日程。2020 年 8 月,Play Music 停止购买及上下载音乐。从 2020 年 9 月开始到年底,所有用户「分批错峰」有次序地进行过户。

Google 提供了 App 端和网页端迁移工具方便用户从 Play Music 转移到 YouTube Music,音乐推荐、歌单、电台、赞或踩过的歌曲、所有上传或购买的内容,都将过档到 Youtube Music。迁移过程将在后台进行,所需时间从几小时到几天不等(应该是取决于旧服务中音乐的数量和大小)。

另外,因为 YouTube Music 不支持播客,对于在 Play Music 收听播客的用户,可以迁移到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或 Google Podcast 迁移。

YouTube Music 目前售价为每月 9.99 美元,与 Spotify、Apple Music 价格相同。

Nest Secure - 智能家居

Google 在 2017 年推出了组合式安防系统套装 Next Secure。套装里包含了:

  • Nest Guard,放在玄关的电子响铃,带有
  • Nest Detects 门窗传感器
  • NFC 钥匙,用来进门

Next Secure 套装价格为 499 美元(约 ¥3200)。

在推出安防套装两年后,Google 为 Nest Guard 推送新固件,支持语音助手 Google Assistant 。此时,消费者才知道原来 Nest Guard 带有麦克风,而 Google 从开售之初未提及过,引发新一轮对 Google 以及其下 Nest 智能家居品牌的隐私忧虑。

2020 年 10 月,Google 与科技媒体 The Verge 谈到 Nest Secure 的未来,表示 Nest Secure「即将停产」。

Google Nest will no longer be producing Nest Secure, however we will continue to support our security users in all the same ways.

虽然 Nest Secure 面临停产,Google 在十月底发布了声明 「Our continued commitment to Nest Secure」,信中提到在十二月中将继续出售最后一两波 Nest Detects 门窗传感器。

Science Journal - 科学实验

Science Journal 是 Google 开发的开源实验 App。通过调用手机传感器、摄像头记录实验数据,并在 App 中写下简要的实验报告,学校以较低的成本完成小学和初中的科学小实验。

Science Journal 将您的设备变成一个口袋大小的科学工具,鼓励学生探索他们的世界。当他们进行开阔眼界的实验时,他们会记录观察结果,并有新的、令人兴奋的发现。

在中学,老师让我们打开 App 中的加速仪,进行步行、跑步、坐车,分别记录加速度。第一次接触 Science Journal 觉得蛮神奇的,竟能利用手机上板载传感器进行实验。回到家后,我更按照 App 上推荐的实验,进行了一系列有趣探索。无疑,这 App 曾轻松地为我打开对科学兴趣。

根据早前公布的计划,Google 宣布 2020 年 12 月 11 日起停止更新 Science Journal、从 Google Play 下架、暂停与 Google Drive 同步。

虽然 Google 的 Science Journal 已停止更新,却不代表这 App 如同其他 Google 产品永不再见。Google 将 App 的管理权移交给著名开源微控制器公司 Arduino 继续开发。Arduino 不但承诺会保持 Science Journal 免费开源,而且将在原有功能上,接入 Arduino 开发板。

Arduino Science Journal 目前能在各大手机平台下载:App StoreGoogle PlayAppGallery (华为)

Pigeon

国外人民导航用 Google Maps、Waze。Waze 是依靠用户通报路上遇到的堵塞、路面维护等意外状况,这些实时状况未必能从官方渠道获取,利用群体间信息互通让用户出发前避开出事地。这种模式称为 crowdsourcing 众包。

crowdsourcing = crowd 群 + outsourcing 外 = 众包

Pigeon 正是众包模式在公共交通上的推广。这种模式天然上比官方公交公司提供的信息更及时,为使用地铁、公车、轮渡的用户提供便利。用户能在 App 中迅速刚在公交遇到的状况,还能辅以图片。

可惜,好景不长,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使大多公共交通暂停服务,居家隔离、社交距离进一步降低人们出门的欲望。Pigeon 陷入无人用、无实时数据的恶性循环

2020 年中,Pigeon 背后开发公司 Google Area 120 宣布关停服务,所有用户数据已经在 2020 年 7 月 24 日永久删除。即使将来生活恢复正常(希望人类能战胜新冠),Area 120 也没有计划重新推出应用。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