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丨长达 22 个月的开发,他们只为做出一款令自己满意的播客应用:专访 Castro

少数派Matrix

少数派Matrix

8
目录
  1. ${ item.innerText }

关于「幕后」

我们每天会接触大量的软件、硬件,但是多数时间下,都只是以固有的「使用者」视觉去体验和评判,快节奏的模式让我们没时间体会太多背后的理念。「幕后」栏目 因此而生,我们会不定期邀请一些制作者,讲述他们在产品开发 / 制作过程中的点滴。


Supertop 是少数派非常喜欢的一个独立开发团队。到目前为止,他们共有三款应用:RSS 阅读器 Unread,播客客户端 Castro,以及一个 Mac 上的应用兑换码分发的工具 Tokens,其中前两款我们都做过多次报道和评测。

上周,Supertop 终于上架了全新的 Castro 2,我们在第一时间发布的 评测文章 中提到,除了从界面交互到功能的巨大变化,引入类似 GTD 的剧集管理方式可谓是最大亮点。为了开发这款不那么「同质化」的应用,Supertop 花费了 22 个月的时间(《纪念碑谷》开发时间为 10 个月),即使是对于一款优秀的播客应用来说,开发周期似乎是有些太长了。

相信很多人都非常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花费如此之长的时间?首创的播客管理方式又是如何考虑的?少数派在第一时间采访到了 Supertop 团队,了解到许多关于 Castro 2 背后的故事。

如果你还不了解 Castro 2,请先阅读:《在同质化的播客客户端里做出差异:Castro 2》

(注:本次专访以英文进行,以下内容由我们编译,如有兴趣,你也可以点此阅读英文原稿。)


π:先做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Supertop 是一家开发 iOS 和 Mac 应用的独立工作室,由 Pádraig Ó Cinnéide 和 Oisín Prendiville 组建。

我们 2005 年在都柏林城市大学相识,已经在一起合作 5 年了。Pádraig 现在住在加拿大温哥华,而 Oisín 目前在波黑的萨拉热窝。我们都是全职在 Supertop 工作,分工并不那么明确,不过 Oisín 更倾向于做设计和动效,而 Pádraig 则更多是做性能和服务器方面的工作。

Oisín(左)和 Pádraig

π:你们不在一个城市,还存在时差,请问你们是如何协作的?

我们主要用 Slack 交流,Slack 不但可以把我们几乎所有的沟通工作聚合在一起,而且可以在不工作的时候把它设为免打扰模式。

虽然有时差,但是因为 Oisín 习惯工作到很晚,在早上和下午的时候,我们还是有机会「同时」工作。我们每年差不多能见两次面,那时我们会一起完成很多工作。虽然这种远程办公并不是一种很理想的工作状态,但是 Pádraig 喜欢温哥华,而 Oisin 则喜欢四处旅游,所以我们选择了这种合作方式。

π:为什么 Castro 2 开发了 22 个月?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这个说来话长啊,总的来说是因为下面几个原因:

首先,Pádraig 和他的妻子去年有了一个孩子,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重大的人生变化,因此他的生活重心也转移到了照顾家人身上,不能像以前那样有那么多时间编程了。

而且,我们受到了「第二系统效应」的困扰,因为我们开发 Castro 1 时间紧迫、资源有限,所以当我们准备开发 Castro 2 的时候,我们想要尽可能为它加入更多更强大的功能。这也导致我们没有抓住重点,在开发过程中没分清主次。直到 2016 年年初我们才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重新规划和管理开发进度。

不过,最大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我们想做一些原创的东西。

市面上现在有成百上千在功能上千篇一律的播客客户端,但是我们对于播客客户端的功能却有一个「新的理念」。我们想让用户更容易的订阅更多播客,并且能快速从中挑选出最好的几期节目。

但是这些功能对用户来说可能是一个需要学习的过程,所以如何把我们的想法通过 UI 直观地传达给用户是一件难事。我们在 UI 设计上做了很多次迭代,甚至还经历了多次重新设计。

π:为什么会想到使用类似 GTD(或者说邮件)的管理方式?对于这个功能,你们有哪些考虑?

这就是我们提到的那个「新的理念」中的核心功能,我们发现随着播客越来越迅速的发展,现在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可以只订阅 5 到 6 个播客,并且把它们的每一期都好好听完。

这样你会错过很多好播客,你可以在播客中听到太多精彩的故事、不同的政见以及多元化的声音。所以,我们想做一个应用可以让你即使订阅 100+ 的播客,也可以用最快速度总里面挑选出最棒的几集,并且轻松略过其他的。

π:从开发周期来看,Castro 2 的设计风格是早于 iOS 10 的,但目前看来它和 iOS 10 非常契合,这是巧合吗?

这真的是个巧合!我们可以让你看看我们早期的设计原型图,在 iOS 10 发布之前我们就已经有这样的设计了。我们很高兴看到 Apple 也这么做,这也证明了我们的设计方向是正确的。

我们喜欢这种卡片式设计的另一个小原因是,这样可以把顶部的状态栏排除在应用之外,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每次在切换明暗主题的时候,想要让状态栏的切换效果完美和应用界面做到无缝衔接,几乎是不可能的,这非常烦人。

π:Castro 2 的设计属于「看截图很平淡,用起来有惊喜」,因为应用中有不少精致的动效,但也有用户反映应用不太流畅,这是否和动效有关?

我们很赞同你的看法,事实上在我们设计 Castro 2 的官网宣传页时也遇到这个头疼的问题,就像你说的那样,尽管实际的动效非常精致,但那些静止的应用截图看起来实在是没什么吸引力(因此现在在官网宣传页上你也只能看到宣传视频)

由于我们加入了一个新的想法:当你把某期节目加入队列或者进行归档的时候,会有播客节目的图标掉入 Tab 栏的动画效果,这个动画现在虽然看起来有些卡顿,但是它的存在却很重要,因为在测试中我们发现,如果不加入这个效果,用户会完全不知道这些剧集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关于性能的问题,我们还会继续改进,不过在上架时,我们认为应用质量已经达到了可以发布的水平。

π:在 iOS 10 大量使用 3D Touch 操作的现在,Castro 2 没有 3D Touch 特性是基于什么原因?

我们也很喜欢 3D Touch 功能,只是因为优先级的原因暂时没有加入,之后我们会加上对 3D Touch 的支持。

π:用户呼声很高的同步和 iPad 通用版在计划之中了吗?

我们收到不少人的反馈,我们也很乐意做 iPad 适配,但经历了 22 个月的开发之后,我们现在有点不好意思随便承诺开发进度了。

π:为什么 Castro 2 里没有智能加速功能?

这是个很不错的功能,不过我们俩并没有使用这个功能的习惯,我认为一个剪辑完善的播客有它自己的节奏,那些停顿的地方可能是让你能够更好的理解前文。

不过这也是在 Castro 2 上架之后用户呼声最高的一个功能,但如我之前所说,我们现在已经不好意思给出具体日程了,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我们非常理解这个功能对你们的重要性。

π:我们对 Tentacles 服务器很感兴趣,请问你们为什么想要自建这样一个服务器?未来还打算用它做什么?

Tentacles 是我们的中央加速服务器,通过它,我们可以让用户订阅的所有播客都保持最新,这样应用就不会消耗手机电量和流量去刷新获取最新节目了,它给我们带来了不少好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如果订阅源出现了任何问题,我们都可以立刻修复问题,而不需要升级应用。

未来的话,它还可以让我们加入探索推荐、同步,以及更好的搜索和分享功能。

(关于 Tentacles 的介绍,请阅读他们的博文

π:Overcast 有基于 Twitter 的推荐,Castro 2 也有了自己服务器,并且支持了分享链接,看起来以后可能会有社交元素?

其实这也是因为我们认为分享「某一期节目」比分享「整个播客频道」更有价值,特别是在社交网络或者直接和朋友分享,直接描述一集节目的精彩比直接描述整个播客要简单的多,而这也比你要把整档播客从头到尾都听一遍要容易的多。

Castro 提供的分享链接可以让你直接从 Safari 跳转到应用中收听,如果你没有装 Castro,你也可以直接用网页播放器来收听。

π:在 Overcast 宣布免费时,你们有说「并不担心 Castro 2 的竞争力」。但按目前版本来看,对于非重度播客用户来说,Overcast 仍是更有性价比的选择,对此你们怎么看?

现在市面上确实有不少播客客户端,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不管 Overcast 是否免费,能够赚到足够钱的播客客户端都只占一小部分。

如果用户完全依据价格来做决定的话,他们总会选择 Overcast,但是假如你有很多播客想要听的话,那么播客应用可能会是你手机上使用频率最好的应用。这样的话你就很值得去投入一些成本来获得更好的体验。而对于这些「播客达人」来说,Castro 2 这种分类和管理播客的方式可能会更适合他们,甚至可以让他们订阅更多的播客来听。

π:听说之前的 TestFlight 版本采用了订阅制,为什么最后上架决定改为一次付费的买断形式?

我们曾经在 Castro 1 时代尝试过捐赠模式,应用完全免费,用户可以选择每月支付 1 美元来支持我们的应用而得不到任何额外的功能。不少忠实的用户很高兴付钱支持我们,但是这不足以成为 Castro 2 的一种可行的收费模式。

π:随着 App Store 对订阅制的优惠政策,相信会有越来越多 App 转为订阅模式,但不少用户并不买单,一方面是一些开发商策略做得不好,另一方面是认为某些 App 不应该订阅。你们怎么看?

我们很有兴趣看看市场会如何发展,苹果的新政策确实为很多应用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但是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用户以及开发者应用价值的体现。我们愿意看看苹果如何让订阅制看起来更容易被用户接受。

如果用户最终愿意接受这种收费模式,这对于应用开发来说,当然是一种更加可持续性的路线,它可以帮助开发者持续完善他们的应用,更长久的服务于用户,满足他们的需求,不过达到这一目的中间还存在很多障碍。

π:你们做的 Castro、Unread 其实都是挺小众的市场,这次 Castro 2 开发周期这么长,推出之后万一不叫座,对你们来说会存在不小的风险,是否考虑过未来缩短开发周期?

在 Castro 2 上花费 22 个月的开发周期看起来确实不是一种务实的商业做法,但这意味着我们的目标是,我们愿意在想要做的事情上花费更多的时间。

比起只是把它做出来,我们更想要努力把它做好,所以成本的控制并不是我们首要考虑的问题,我们并不是在建立一个很大的生意,也并没有想要赚很多的钱,不然我们完全可以在大公司找一份工作。不过我们确实意识到了这种风险,也做了各种事来尽量减轻这种风险。

(文末栏目图来自 Business vector designed by Akdesign


阅读更多「幕后」故事 >



10


App 打开

商务合作

bd@sspai.com

网站反馈

feedback@ss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