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这周只有一个交易日,是不是可以不写周报了?」

下午 7 点:「今天工作了一天,现在还没有开始写,还来得及吗?」

下午 8 点:「一定守住每周一篇的 flag,和真诚、放飞地表达自己,是不是会冲突?毕竟我的几个好朋友都说过,好文章和灵感不会经常有……」

下午 8 点 8 分:「这周只有一个交易日,是不是可以简单一些?」

哈哈,以上这些,是我的「自我 1 」这两天的真实自白。而现在,当我坐下来开始写下来我想写的东西的时候,我发现其实没有那么难,甚至我还挺享受这个过程的,而现在的我,是我的「自我 2 」。

「自我 1 」和「自我 2 」来自于我最近看的一本书,英文名是《The inner game of tennis》,中文译名有点儿诡异,叫做《身心合一的奇迹力量》。

这本书出版于 1974 年,表面上看是一本写网球的书,作者被称为美国运动心理学第一人,也是教练技术的先驱——提摩西·加尔韦。

为什么说「表面上」,是因为看到后面,我会发现这本书其实是一本讲灵修、教练技术、甚至冥想的书,虽然这些内容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提及,但在 40 多年前用这样的方式讲述网球技术,还是很少见的。

今天就来聊聊这本书。

内在游戏

提摩西·加尔韦认为,网球场上同时存在着两种类型的比赛:一种是外在的,对抗外部对手带来的障碍,以一种或多种外在奖励为目标;另一种是内在的,要克服内在的心理和情绪障碍,目标是了解和展现一个人真正的潜力。我们需要认识到,内在和外在的比赛是同步进行的,这两种比赛并不是二选一,而是要考虑应该重视哪方面。

熟悉我文字的朋友都知道,我经常会用一个乘法来描述这件事:

结果 = 能力 X 状态

无论是运动比赛,工作,还是写文章,乃至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如果去看结果的话,都有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我们的能力,另一部分则是状态,是我们是否能够克服心理和情绪的影响,全情投入的把我们的能力发挥出来。

投资也是如此,我估计我经常引用的那句话已经到你嘴边了——「要想在一生中获得投资成功,并不需要顶级的智商、超凡的商业头脑或内幕消息,而是需要一个稳妥的知识体系作为决策基础,并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其不会对这种体系造成侵蚀。」

加尔韦认为,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两个「自我」,一个是下达指令的「我」(下称「自我 1 」,另一个是执行动作的「我」(下称「自我 2 」),动作结束后再由「自我 1 」来评价。

比如说,在你和对手打网球(也可以想像成羽毛球)的时候,「自我 1 」会对「自我 2 」说:「球过来了,注意你的步伐,手要伸直,打得有力一点」。

「自我 2 」紧张地翻译、并试图去纠正自己的动作,然后失败了,球下网了。于是「自我 1 」评价说:「你的反手又失误了」。

「自我 1 」的评价不会止步于此,它会进一步告诉你「你很笨,可能不适合网球」,「你今天的状态太差了」,其实,那可能就是一个简单的失误而已。

你是不是有同样的感受?「自我 1 」也就是我们之前经常写的 Monkey Mind,过多的思绪和思考,打乱了我们自我本身的能力,让我们无法从容的发挥出来。

在状态

前一段我看了乔丹的纪录片《The Last Dance》,其中有一段是乔丹的教练、外号禅师的菲尔·杰克逊,描述如何让公牛队在比赛中「进入状态」,我印象很深。

菲尔说,篮球就像一段复杂的舞蹈,需要将球员的注意力以光速从一个对象转移到另一个,如果想要表现突出,你必须保持大脑清醒,全神贯注于场上每个人的行动。秘诀是不要思考,让无穷无尽的繁杂思绪平静下来。

是的,进入状态的关键,是「停止思考」,是慢下来。当你的脑中不再有「自我 1 」的嗡嗡声,你观察到的对手、队友的信息,会比原来丰富很多,仿佛进入了慢动作的状态。与此同时,你也能更好地发挥出自己的训练水平,享受比赛。

回想起我「辉煌」的足球和网球生涯,总有那么几场比赛,我的状态特别好,在那些比赛里,我几乎感受不到思考和时间,我只是在踢球和打网球,技术动作完全是下意识,从心流出的。

好的文章也是如此,在过往的 150 多篇周报里,有那么几篇,我几乎写的忘记了时间,文字出现在屏幕上的速度甚至快过了我的思考,仿佛是从我的指尖自己流出来的。我相信,当你写代码、看报告、做产品、看书的过程中,也一定经历过这样的心流时刻。

对了,加尔韦在书中调皮地给出了一个打破对手「在状态」时的方式:你只需要在交换场地的时候问问他:「Louie,今天你的正手为什么打的这么好,落点都在底线附近?」

大部分情况下,他的「自我 1 」就会被你召唤出来,开始思考了——「我是怎么做到的?」,「我怎样继续把球打到底线附近?」,于是,他的状态就不在了。

我下次准备试试。

如何学习

这本书对我的另一个启发是有关学习。

加尔韦认为有两种学习网球的方式,其中一种方法是:

  • 批评或评判过去的行为
  • 不断重复地命令自己做出改变
  • 努力确保自己做得正确
  • 批评或评判结果,自我 1 陷入恶性循环

另一种是:

  • 不带评判意识观察目前的行为
  • 描绘期待的结果
  • 顺其自然!信任自我 2 的打法
  • 不带评判意识地冷静观察结果,继续观察和学习

这让我想起了羽毛球。

有知有行最近在准备羽毛球比赛,为了团队荣誉,每个队都在各自队长(兼教练)的带领下训练羽毛球。

我不会羽毛球,所以可以从一个小白的角度,观察一下各个队长的训练方式。

有的队长会不断纠正队员的动作,「手臂伸直」、「注意步伐」、「回到场地中间」…… 有的队长则会做一些示范,然后给队员喂球,让他巩固动作。

显然,后面的队长掌握了加尔韦口中好教练的精髓。

当我们的脑中被灌进去 N 条信息,这些不同的指令会变成一团乱麻,我们在打球的时候就只顾着思考如何击球、如何纠正错误、是否按照教练说的做了,而这样的训练效果是很差的。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切天赋,每一个「自我 2 」与生俱来都享受快乐,热爱学习,它能学会很多东西,这也就是佛家所说的「本性具足」。

因此,更好的训练方式,是让我们的「自我 2 」,我们的身体去学习。比如通过观察高手和教练的动作,用身体自然地做出动作,再通过教练给出的方式进行调整。

这里作者还讲了很多细节,我就不展开了,如果感兴趣,可以去书中寻找答案。

好奇 & 专注

周五时,我刚好和我的一个伙伴聊起「好奇」这个词,我觉得很多时候我搞砸了事情,都是因为我的 Ego 让我对别人的观点或者说法不再「好奇」

如果我自己对自己所具有的知识深信不疑,从聊天开始就缺乏对别人所提供知识的「好奇」,即使我做出倾听的样子,其实那些声音和信息也没有真的「经过」我。

在这本书里,我读到一句非常惊喜的话。

很多运动员也知道平静和专注对于比赛的作用,因此他们非常希望找到专注的窍门。和冥想中的「观呼吸」一样,很多运动员会用「呼吸」或者「网球」做锚,但效果不佳,他们的注意力还是经常会飘到「自我 1 」的话语中去:「这个球很关键,如果拿不下就危险了」,「如果这场比赛输了,年终排名就要下滑 10 名了」……

加尔韦说:「仅仅使劲盯着一样东西,是无法保持专注的」。他认为,保持专注不是要努力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更不意味着要针对性地努力思考。只有当意识产生了兴趣的时候,才可能实现自然的专注。

怎样让自己在网球场上长时间内保持专注?最好的办法是对网球产生兴趣。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不要认为你已经了解了网球。在网球场上,始终有些事情是你还不知道的,每一个打过来的球都不一样。

好奇,不要假定自己已经了解一切,是保持专注最有力的方法

纳达尔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纳达尔正在为了自己的第 13 次法网冠军和第 20 个大满贯发起冲击。

我非常喜欢纳达尔,我想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喜欢他那战神般的意志力。在场上,他永远不苟言笑、极其专注,无论在顺风还是逆境,都始终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不说了,我的「自我 1 」喊我去看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