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想要解决什么?

一念是一款通过剪藏来保存灵感的工具。

我们每天用手机进行大量的碎片化阅读时常遇到想剪藏的内容。主流 App 也许自带收藏功能,但缺乏跨应用的管理。这背后的深层问题是:跨应用收集很难有一种方法能覆盖所有常见场景。

常规的便签通过复制-切换app-粘贴来剪藏内容,而一念设计的初衷是希望尽可能的少打断你的阅读浏览体验,让你沉浸于当下该做的事情,同时也能牢牢地抓住稍纵即逝的灵感,所以

  • 一念应该可以无处不在,因为灵感的触发是随机、不可控的;
  • 一念应该可以任意选取,因为灵感的触发是碎片而具体的。
  • 一念应该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此才能将打断降到最低。

在安卓9的时候一念曾通过后台监听剪切板做到了这一步:复制就是保存。但软件在iOS就碰到了沙箱机制的阻力,紧接着安卓10禁用了后台监听剪切板的功能,让我意识到了后台监听这种做法始终不是正规的道路。所以我们寻找了一些新的,能够在沙箱机制下剪藏的方法:

(1)共享就是保存

当你选中文本时,如果弹出的选项内有共享,就可直接保存你选中的文本。

在微信公众号、知乎、豆瓣、网页等选中后会出现共享的的场景适用

 

(2)每个输入框都是你的收集箱

输入框几乎能够满足「无处不在」的条件。但想将剪藏嵌入到输入框内,首要面对的就是用户的输入习惯问题:用户拉起键盘多数都是想输入,可是一念并没有可供输入的键盘。所以一念提供了一个显眼的、能一步切换回常用输入法的按钮,来减小用户输入动线的摩擦。

在微信、即刻、微博等输入框较为常见的场景适用

一念通过这2种方式来覆盖大部分跨应用的收集场景。

剪藏的起源

提到复制粘贴,不得不提艾芙琳·贝瑞森(Evelyn Berezin)特斯勒(Larry Tesler)。

贝瑞森是真正意义上的复制粘贴发明者。1969年,贝瑞森发明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计算机化的文字处理器“数据秘书”(Data Secretary),在速记史上文字处理器第一次完成了编辑,删除,剪切和粘贴文本的功能。

Evelyn和她的「数据秘书」

1973年,特斯勒在为施乐Xerox电脑的文字处理软件Gypsy设计程序时,进一步结合鼠标操作和图形用户界面,开发出了复制、粘贴功能键。特斯勒还做出了大量创新,用户可以通过按住鼠标按钮拖动光标选择文本,再进行文本块移动,这样的操作类似于剪切、粘贴。Macintosh和Lisa是最早普及剪切、复制和粘贴操作的PC,这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特斯勒的参与设计。这些概念随后成为了文本编辑与计算机操作系统用户界面的基石之一。

Lisa团队的成员、最右是Tesler

复制粘贴的本质是什么?它就像人类的短时记忆,能够暂存一些接下来会用得到的东西,每当新的东西需要缓冲时,就会将旧的暂存清空。

但随着个人电脑的普及,人们对复制粘贴的需求也在发生额外的变化:用户希望能够将缓冲的部分内容保存起来供日后使用,剪藏类软件应需而生。剪藏在PC上得到了生产力式的应用,但将其搬到手机上就出现了水土不服:

  • 切换复杂:手机屏幕的尺寸导致能展示界面有限,复制的内容往往需要来回切换app才能完成保存,无法达到PC上的高效。
  • APP支持有限:多数的app只能复制文本,对于图片的支持都是通过保存来替代复制。这本质上是用保存替代了暂存,所以导致现在的手机相册十分混乱。

解决剪藏在手机上的水土不服,重点在于如何让手机拥有在PC上的剪藏体验。

除了收集,一念还想做什么?

一念的野望是想做用户的「私人灵感仓库」。

INK笔记法把笔记分为3个层次:Inbox、Note、Knowledge 。灵感仓库不仅仅是用户的Inbox软件,它还能帮助用户组织收集而来的灵感并复用,进而帮助用户输出为Note。当前一念支持:将多个便签合并的功能、分享纯文本到微信的功能。后续计划支持:使用键盘来随时跨应用(比如常见笔记软件)导出指定灵感内容。

One more thing

碎片化的灵感常常会面临着关系不明朗等情况,使用文件夹和标签体系来分类似乎还不够好。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网状笔记,发现网状的整理思想很适合碎片化的灵感,它的分布式特性让新增关系和移除关系变得十分轻松。所以我们有开发网状组织灵感的计划,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