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与我的数字生活」年度征文入围作品

今年,我们在  2016 年度盘点 中举办了一次大型年度征文活动,鼓励大家围绕「数字生活」为主题,回顾刚刚过去的 2016 年。我们给予最开放的选题、最自由的投稿方式、有史以来最丰厚的 奖品,以及跨越春节的两个月充足时间,等你参与。你可以 点此查看 活动规则和奖品清单。

本文是「 2016 与我的数字生活」征文活动的第 17 篇入围作品,我们会在两个月的活动期内,不定期从收到的投稿中挑选发布优秀的文章,你可以 点此查看 之前的入围文章。所有经此发布的文章,即为已入围征文活动。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少数派仅对标题和排版略作调整。


2016 年 10 月 18 日,我在自己的微博 timeline 上看到了微博市值超越 Twitter 的消息,这条消息由一家名字模糊的科技媒体发布,转发里无一例外都在唱衰。于是我撇撇嘴,打开了和墨客同样位于首屏的 Tweetbot for iOS。

品玩的 这篇文章 告诉我, 2016 年的如今, Twitter 的市值已经缩水将近三分之二,美国月平均活跃用户数量增长更是已经接近停滞。可我的心情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So what? 不得不承认,我的心态是非常接近屁民的:市值增减对于不是股东的我来说并没有任何影响,只要 Twitter 不停止服务,我就可以持续装作不知道这件事。何况,它还在变得越来越好用。

是的, Twitter 在变得越来越好用。 2016 年,改变我最大的一件事是,我喜欢上了横山裕。而追星这件事带给一个女孩最大的变化好像应该并不是更加沉迷于 Twitter 了——可在我的世界观里,这偏偏就是。我在移动设备上使用 Tweetbot for iOS,在 PC 端使用 Tweetdeck for Twitter ,时刻不离开这个需要跨越语言和网络双重难关的老伙伴。

2016 年,我的数字生活和一个已经有十年历史的老家伙牢牢绑定在了一起。

我从 Twitter 身上需求些什么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性别女,大二在读,本专业是英语而非日语。在杰尼斯之前,还陆续喜欢过从ボカロ(Vocaloid)到日本战国史等多个角度的日本文化,因此非常对不起自己专业地,比起英语本地环境更适应日语本地环境。我大概是每个饭圈里都存在的那一类人:从图片处理到科学上网到外语能力再到搜集资源什么都会一点,在热情能发电的范围里,我可以工作得像一个偶像情报机器人。

而情报是具有时效性的。

不出于任何特殊目的,没有利益驱动地,我想要比任何人(情报源除外)都更先一步地知道关于他的任何事。对一个追星狗来说,情报可以是电视节目的播放时间和嘉宾人选,是新杂志封面的消息和相应的图片,甚至是他在家附近的超市购买芥末的无聊目击。

而推而广之,不仅仅是追星狗,任何人在生活中都会或多或少有对情报的需求,小到镇上哪家餐馆开业大酬宾,大到发改委又宣布几月几号起汽油价格又上调了几毛钱——在我们需求这些情报的时候,并不仅仅只有对情报本身包含信息的需求而已,还有对它时效性的需求。手快有手慢无,放之四海而皆准。

Twitter 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它没有输给微博。恰恰相反,在微博官方时间线混乱无比的今天,我甚至可以说我没有除 Twitter 之外的第二个选择。我也在微博上经营人脉,获得国内环境特有的一些图片视频资源,但它们因为天然的某些劣势(关注方向方面的),还是无法成为稳定的情报获取地。

因此不是 Instagram ,不是 YouTube,不是自称「已经不再是成立之初的 Twitter 模仿者,而是成为类似于 Twitter + Instagram + YouTube 的综合平台。」1的微博,是且只能是 Twitter。

那么就让我们再来具体地梳理一下我作为一个私人性质的偶像情报号,对于情报源的要求有哪些吧:

及时性

毫无疑问,我必须比别人(或者至少是 90% 的别人)更早知道这些消息。不然为什么不回家吃自己呢?这要求两件事:

第一,发布具有及时性。我不需要一个文字精巧书面,需要好好斟酌过才能发布文字的平台,我只需要能涵盖所需信息的口语化文字就够了。所以我也需要这个平台能够让人花极短的时间就发布一条消息,或者说不是能力,而是吸引力和立足点就是短而快。

第二,搜集具有及时性。单单发布具有及时性没有用,一个时间轴混乱、查看他人发布的信息不便、搜索算法令人无奈(没错我说的就是微博)的平台显然不能优秀地担负起信息传播搜集的责任。我需要很快地通过查看自己的 timeline 或者特定账户、通过关键字搜索甚至是模糊匹配快速地找到我要的资讯——最好是实时的。

兼容性

兼容性在这里并不仅仅指它的原意,请原谅我给它瞎增加了一些词义。我想表达的是,这个平台必须且至少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对于发布的媒体具有兼容性。这一条并非仅指支持多种媒体的发布——杰尼斯偶像是个十分特殊的群体,这个事务所对肖像权有着严格的控制,甚至在 Amazon 的杂志封面预览上都不能出现旗下艺人的脸。所以在他们身上出现的偶遇和目击多半都以文字作为主体,非常稀有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照片。

因此这个平台必须能繁能简,在支持照片、视频和外链等媒体的分享的同时,也要能够支持最简单的文本单独使用。(事实上这一条就直接把 Instagram 从我的名单里踢出去了, YouTube 也差不多……)

第二,对用户群体具有兼容性。这一条的根本立足点在于把不同的用户群体统筹到一起的能力,其中最为典型的莫过于不同地域和不同年龄阶层。地域需求来自于日本繁多的民放(也就是所谓的非公有)电视台和地方电视台,它们将节目的放送资格不由分说地瓜分而去,地域限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此非常需要各地的 eighter(饭的名称)团结一心,将限定放送的节目录下来发到平台上。

年龄层则在于不同年龄段的饭活动时间和地域都不一样,偶遇偶像的时间和地点和概率也都大不相同,如果使用该平台的人局限在低年龄层次,想必锦户亮前往夏威夷的班机情报就再也不会落到我手里了吧(情报来源于在机场出入境部门工作的 eighter)。这就要求这个平台在有着庞大的用户基数的同时,也不能有较高的使用门槛(当然这两点一般是共存的),每个人只需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是最为理想的态势。

匿名性

在我看来,这一条可以看做是及时性的基础,也是 Twitter 击败 Facebook 成为饭圈资讯集散地的原因。一个常识,热爱什么东西的人看到那样东西的时候总是会显得不大正常,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让自己的亲戚朋友都目睹自己沉迷于某件事或某个人的样子的。

饭圈里的友情也恰恰不需要什么现实联系和六度空间理论做基础,最为理想的关系就是我们只因为喜欢同一个人而聚集到一起,当这份喜欢消散就可以抽身而退。发表观点和资讯时不需要三思而后行,这是匿名性的果,也是及时性的因。

除去这三点,其他因素当然不能说是不重要,比如 Twitter 可以锁推(只有经过允许的人才能看到自己的推文)的特性就把它变成了一个 stalk 圣地,但具备了以上三要素的 Twitter 就已经算得上是我的宝库了。

那么, Twitter 给了我什么来满足我的需求?(一)

在这一部分,我打算笼统地讲一下 Twitter 那些不起眼但确实增加了它作为情报源的实用性的不起眼特性。它们有:

便捷的转推功能

是的,抱怨 Twitter 的转推不如微博的转发好用的人比比皆是,新增的引用转推也没有降低这种抱怨的来势汹汹。品玩的一篇文章甚至这样表示:


不过,Twitter 在改进产品体验以及扩充新功能上一直显得裹足不前。例如,Twitter 难用的转发(RT)和评论就吓退了不少用户2

但以我的浅见,转推在信息的(原样)传播上远比转发来得有效率。不管是官方客户端还是像 Tweetbot for Twitter 这样的第三方客户端,一键转推都是基本设定,不需要你花心思去写一些意见。你可以是想转给朋友看笑话,也可以是赞同所以转推,这些都由他人去揣测,你所需要做的只是:转推。

反观微博,就算你只想转给别人看看,微博也会自动给你加上「转发微博」四个字,闹得这四个字在我眼里充满了嘲讽。便捷的转推功能,让信息从他人的页面到自己的页面只需要一次轻点,传播的心理成本却比同类型的微博低了不止一点点。

在所有人的转推都需要被揣测理由的时候,你就不会被害怕被揣测了,不是吗?也许正是这个原因,我的 Twitter 首页比微博首页热闹得也不止一点点——大家都很乐意转推各种各样的新鲜事,哪怕是炒冷饭也乐此不疲。

极为实用的高级搜索

只要打开 https://twitter.com/search-advanced 这个网址,只要认识字就能轻松指定你想指定的几乎任何一个元素。从发布时间到带不带图,从发出的账户到发给的账户,甚至还能指定推文的情绪,是「积极」还是「消极」还是「疑问」。这些搜索选项也可以通过语法指定直接在普通搜索框里运用,例如使用

横山 lang:jp

就可以轻松搜索到包含横山关键字的日文推特。当然,第三方客户端也都提供了 filter 功能,可以帮助你轻松地筛选出带图和符合关键字的推文——这着实是帮了时常会急切地想看到他的脸的我一个大忙。

私密性极强的上锁账户

对于如我这样只看不说的人,这个功能简直不能更实用。把自己的推文设定成非公开之后,任何人想要关注你都要先征得你的同意,你的任何原创推文、转推和引用都只有你自己和你认可的人能看到。

假如你谁也不允许,那这就是一个完美的树洞,尽管在里面撒娇做痴吧,你甚至可以把 Twitter 当成一个随手记,没有人能看得到你到底都关心点什么东西——这个功能大概相当于你 Block 了全世界。唯一的缺点大概是,从此你在其他人眼里约等于透明人,当你点赞了一条原推主没有关注你的推文,他会收到被点赞的提醒,却看不到是谁点赞——回复也同理。

因此,我在 Twitter 上真的毫无包袱,凡是看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就毫不犹豫地RT和点赞,因为这些全部都只是我自己的事而已。再也不会出现在微博上那种,点赞之前还要想想原博是否和某个朋友吵过架,被看到会不会被迁怒的情况了。

高清无水印的图片和视频上传

Twitter 没有自带水印设定(或者我没有发现),因此你能够在 Twitter 上保存到的几乎都是原画质无水印的资源,除非推主上传之前手动打水印。这对于资源博来说显然非常非常方便。

etc.

可以看到, Twitter 的基础功能就已经思路清晰地满足了我整理出的几个要求。但我之所以宣称只能是 Twitter 当然还有更多更强的理由:那就是 Twitter 并不仅仅只能作为一个情报源为我服务,还能直接提供收集、整理、发布的工作。这就是我在标题中提到的 Lists、Moments4 和 Collection5 功能。它们把 Twitter 变成了一个很好用的情报发布、搜集和整理一条龙平台,我就是靠它(或者它们)第一时间得知各种八卦的。

那么, Twitter 给了我什么来满足我的需求?(二)

这一部分是分配给 List 功能3的。不夸张地说, Twitter 的 List 功能是我在社交媒体上体会过的最好的原生聚合功能。任何人都可以十分轻松地运用这个功能创造复数个 List 并将自己想要添加的任何公开账号(或得到允许的非公开账号)添加到 List 里,并借助 List 功能统一阅览这些账号发布的推文,相当于一条独立的时间线。

也许这和微博上的分组有些类似,但 List 比分组微博好用得多。

首先,使用 List 并不要求你关注 List 内的每一个人。这意味着你可以轻松地查看特定的一组并不在你关注列表里的人的推文——虽然无法即时举出例子,但有很多理由你不愿意关注一个人,也许仅仅是因为你觉得关注他掉价,可又想看看他取乐。

这个特性同时也可以帮助你把自己的关注数控制在可控范围内,整洁你的 timeline——事实上这几乎算得上创建复数个 timeline 的功能,比起微博的分组自己的关注人, List 功能才真正称得上聚合不同账号。

其次,你可以设定自己创建的 List 的公开与否,并且关注别人创建的公开 List 。这个功能意味着 Twitter 的匿名性又一次展现了它的优异,你真的可以不用担心别人看到你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的私密设定,同时可分享的设置(一般得到一个形如 https://twitter.com/用户名/lists/list名 的网址)又很好地起到了节约时间、共享知识和劳力的作用。如果你和你的朋友都关心科技界的某些大咖,大可创建创建一个 List 并将它共享,这样你们就有一个可随时更新的共有情报源了。

同时,假如你使用 Tweetbot for iOS 一类的第三方工具,在 List 内筛选图片或者特定关键字也是非常轻松的操作,对于二次筛选获得特定资讯来说非常方便。

List 功能的存在,把我的情报搜集工作规范成了以下几个步骤:

通过搜索关键字找到同好→加入特定的 List →通过她们的转推逐步扩展、筛选这个 List,一段时间之后就只需要刷这个 List 就可以了。如今,我已经有了一个有 43 个成员,几乎能够精准无比地把我想知道的东西全部告诉我的、关于我的爱豆的 List。

那么, Twitter 给了我什么来满足我的需求?(三)

可以说, List 功能体现了 Twitter 本身收集和筛选能力的强大,标题中提到的 Moments 和 Collection 则体现了 Twitter 整理和发布功能的优秀。其中, Moments 在 twitter.com 页面上可以直接使用,它已经成为 Twitter web 版顶栏的四个按钮之一:

Twitter 顶栏设计

许多人也许仅仅把 Moments 看作 Twitter 版的热搜榜——它的一部分功能确实是, Twitter 本身提供了一些热门话题为中心的 Moments,但它有趣且实用的地方在于你可以制作自己的 Moments 并将它分享给其他人看, Moments 可以实时更新,当然,内容只能由推文构成。

Moments 作成页面

我用自己的账户新建了一个 Moments,随便选了几条赞过的推之后形成的 Moments 长这样:这里(图片太长,请打开查看)

而这个 Moments 的网址长这样:

https://twitter.com/i/moments/829961458641350656

如果你尝试去打开它,就会发现它是无法显示的,因为我的账号是上了锁的,无法发布公开的 Moments。它和推文共享同样的隐私设置,同样和 List 一样可以关注、编辑,从编辑器里可以看到,可选的内容包括赞过的推文、特定账号发布的推特、通过搜索得到的推文和已经拥有链接的推文。而在实际操作中,如果你使用 Twitter web 版,那么你可以十分方便地直接通过右上角菜单选择加入到自己创建的 Moments:

Test 已经出现在了最下方选项里

而如果你使用 Twitter 官方客户端,也有类似的选项:

最上方的「加入至新闻」就是加入 Moments 的选项

第三方客户端如 Tweetbot for iOS 则似乎没有这个功能。在 web 编辑器中,你也可以十分方便地使用推文右侧的箭头来调整推文在 Moments 中的顺序。当你编辑完成之后,就可以生成一个公开链接供他人快速全面地阅览你希望他们看到的推文,甚至阅读顺序也是可以由你来决定的。可以说, Moments 就是由你制作的一张推文精选集。

然而——总要有个然而。然而 Moments 如此方便,在实际使用中我却基本不用它,而是用 Collection

Collection 是个很特殊的功能,你甚至不能在 Twitter Help Center 中找到它的身影,它几乎只出现在 Twitter Developer Documentation 页面。我使用它,是因为它和 Tweetdeck 配合得几乎天衣无缝。

Tweetdeck 原本是第三方服务, Twitter 于 2011 年收购了它,因此它多多少少也能算「官方服务」或者「亲儿子」。它曾经有过客户端,但现在没记错的话几乎全都取消了,你只需要一个网址:

https://tweetdeck.twitter.com/

就可以通过浏览器在任何平台上访问它,享受它的全部特性。

使用 Tweetdeck,我可以将自己建立的一个 Collection 划分为一个 Column,让它固定在我的浏览器窗口里。这很简单,只要点击最左侧栏上的「+」就会出现选择框。

从中选择 Collection 就可以了

我一般选择在不需要拖动的情况下在窗口中放置三个 Column,分别是我最常用的 List,我需要长期整理的 Collection 和我的 Likes (赞)列表。最后一项用于在移动端马克自己需要在 Tweetdeck 上整理到 Collection 里的推文,第一项和第二项则是日常工作常态——之所以选择 Tweetdeck ,是因为它便利的过滤功能、 Column 功能可以像工作台一样让人一眼就将所有情况尽收眼底,当然更是因为这项:

你可以通过拖动来将推文加入 Collection,也可以通过拖动来调整位置。

像这样:

拖动加入 Collection

像 Moments 一样,你也可以分享自己的 Collection:只要选择 Share 然后再选择 View on twitter.com 就可以了。

在这里打开

Collection 网址形如:

https://twitter.com/用户名/timelines/数字

你看,它实际上就被定义为一个特殊的 timeline ,你可以自己选择什么出现在上面,什么不出现,并将它分享或自用。当然,我是锁了自己的推的,所以这个 Collection 对我来说更像是一个爱豆相关的备忘录,但它还可以有更多的用途。

得到满足之后,我每天都做的事

虽然没有钱可拿,但我还是每天坚持把自己看到的情报做一次筛选,然后发到微博上,朋友戏称我将来确实可以去做营销号。或许许多人认为,这不是工作流,只是兴趣所致的产物,但我却是实实在在拿对待工作的态度去对待它的:

因为我爱这份工作中牵扯到的这个人。

现在,我每天的流程是:早起先打开 Tweetbot for iOS 把感兴趣的推文先粗略点个赞,背完单词之后打开 Tweetdeck,将每条推文都重新理解一遍(毕竟是外文,少看一个促音意思就天差地别了),然后将决定下载的视频拖到 Downie 里下载,觉得可以转发的图片拖到 Yoink 里暂存,然后粗略翻译下原推的内容,将它们和多媒体内容组合到一起,发布到微博上。

这就是我 2016 年最为主要、最为持久的 Twitter 工作流。


  1. 微博市值首次超Twitter 成社交媒体第一股  

  2. 「模仿者」微博的市值首次超过了 Twitter,拜后者股价狂跌所赐  

  3. 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260262 

  4. https://support.twitter.com/articles/20174554 

  5. https://dev.twitter.com/rest/collections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我们鼓励你在文末点赞和评论,这会成为 征文活动 最后评奖的参考之一,你可以 点此查看 之前的入围文章。 

日语、写作、横山裕; mid2015 mbp、iPhone 6+; 一切为了更好地爱他w
加载评论中
下载